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在客厅里吃我的奶涨奶:被客人捏奶头拉得很长

2021-07-30 15:53: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1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小雪,求你了,不要走! 破旧的小区三楼,楚阳拉住女人的手。 女人叫夏雪,是楚阳的老婆。 夏雪今年二十三,身材高挑,曲线惊人,前凸后翘的身体和黑色的丝袜短裙,让人想

1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小雪,求你了,不要走!

 

破旧的小区三楼,楚阳拉住女人的手。

 

女人叫夏雪,是楚阳的老婆。

 

夏雪今年二十三,身材高挑,曲线惊人,前凸后翘的身体和黑色的丝袜短裙,让人想入非非。

 

任楚阳百般哀求,夏雪依旧无动无衷。

 

她甩开楚阳的手,眼中也闪过几丝泪光,几乎怒吼着喊道:楚阳,你不要缠着我了,你不想救果果了吗?

 

听到这话,楚阳面色一僵。

 

他呆在原地,攥紧拳头。

 

果果,是他们的女儿。

 

现在躺在医院……

 

夏雪继续收拾着东西,一边收拾着,眼泪也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当年嫁给你的时候,我不要彩礼,不要车房,和你在这个破旧出租房结婚,我憧憬着我们夫妻二人可以一起努力,打拼出自己的事业,过上幸福的生活。可这些年,你看看你都做了一些什么?

 

你创业失败,败光了家里的积蓄,在我们困难的时候,你还把钱借给你那个所谓的朋友。

 

此后,你就一蹶不振,对工作毫不上心。

 

你有为我们这个家庭考虑过吗?你有为我和果果考虑过吗!

 

现在果果病危,在医院躺着,你能做些什么?

 

你有资格当一个父亲吗?

 

说到最后一句,夏雪几乎歇斯底里。

 

二人相依为命四年,她没有丝毫抱怨,为了楚阳,她和父母的关系都几乎闹僵了,可她也不在乎。

 

但女儿的病,却让她几欲崩溃。

 

楚阳捏着拳头,指甲刺破手心,鲜血都流了出来。

 

他强忍着疼,咬牙道:小雪,你相信我,果果的手术费,我会想办法!

 

想办法?呵呵呵……

 

夏雪转身,眼中满是失望的神色:想办法?想什么办法?你有钱吗?

 

夏雪将一件黑色连衣裙,塞进行李箱里。

 

我妈已经说了,只要我和你离婚,果果手术费他们帮忙,你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离婚协议书放在桌子上,名字我已经签好了,我们也没有什么财产可以分割,女儿跟着我,其他的东西都给你,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

 

夏雪起身,一手拿着行李箱,另外一只手拖着一个背包,吃力的起身。

 

楚阳想要拉住夏雪,却被拍掉手。

 

她冲着楚阳呵斥。

 

让开。

 

楚阳身体一僵,手也停滞在空中。

 

他只得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四年的老婆,拖着行李出门。

 

二人自由恋爱,这些年经历了许多的挫折,都齐心协力挺了过来,可没想到却败在了女儿的医疗费上。

 

重病的女儿,仿佛是压死骆驼身上的最后一丝稻草。

 

夏雪刚出门,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整理了一下领带,眼中闪过几分喜色,说道:小雪,郑阿姨让我来接你回家……

 

说着,伸手把夏雪手中的行李接了过去。

 

夏雪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楚阳瞪大了眼睛。

 

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他眼睛通红看着那个男人:张浩,谁让你来我家!

 

你家?张浩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面带不屑的神色:你说这是你家,也要问房东答不答应。

 

楚阳一阵语噎。

 

对了,忘记告诉你,你这个房子,我已经买下来了,以后我就是你是房东了,我劝你对我态度好点,要不,这房子我可不租给你了。

 

以你现在的状况,恐怕都没钱租房子吧,我要是把你赶出去了,估计都要流落街头,唉,真是可怜。

 

张浩看着楚阳,眼中的人仿佛是一只臭虫,他随手都可以碾死。

 

就这样的人,还敢和他抢女人?

 

他继续说着。

 

你可够失败的!

 

都这么多年了,连个房子都买不起。

 

你是打算让夏雪一辈子都和你租房子住吗?

 

果果在病床上受苦,你却一毛钱都拿不出来,你算个什么父亲,夏雪跟着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你怎么不去死!

 

一句句嘲讽的话,落入耳边。

 

楚阳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而此刻。

 

那个朝夕相处的妻子,却没有为他说半句话的意思,她冰凉的背影,冷漠,绝情……

 

不让自己帮忙,却让其他男人提行李。

 

还是情敌张浩。

 

对于楚阳来说。

 

是耻辱。

 

奇耻大辱!!

 

楚阳气的几乎晕缺,他目光血红的瞪着张浩:张浩,我的家事,你少掺合!

 

哈哈。

 

张浩忍不住笑了,他根本没有把楚阳的威胁放在眼中,一个废物而已,还能反了天了?

 

回头就把他从这里赶出去,让他尝尝流落街头的感觉。

 

垃圾而已。

 

就应该有躺在垃圾堆的觉悟。

 

夏雪,行李箱也给我吧,还有好几楼呢?这破地方连个电梯都没有,你以后可千万别回来了……

 

张浩去拿夏雪的行李箱,手指还故意触碰到夏雪纤细的手,这一切都落入楚阳的眼中。

 

故意的。

 

张浩就是故意这样做。

 

他对夏雪觊觎已久,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当然要嘚瑟一下。

 

你这废物。

 

我就碰你老婆了,你还能怎么着?

 

张浩,你找死!

 

楚阳忍不住冲了过去,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可就在,楚阳想要继续一步的时候,夏雪已经挡在他的面前,她脸上含着怒意。

 

楚阳,你够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了!

 

楚阳指着张浩,怒道:什么够了,你这样跟他走,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不知道他对你心怀不轨吗!

 

是我妈让他来接我,和张浩什么关系,为了果果,你成熟一点行吗?夏雪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废物,你还想动手?张浩冷冷的盯着楚阳,拿出手机: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弄死你!

 

张浩,算了。

 

夏雪眼中闪过几分慌乱:楚阳刚才有些冲动,我替他向你道歉。

 

小雪,我不用你给他道歉!楚阳咆哮着,明明是张浩先挑衅他,凭什么自己要道歉!

 

楚阳,够了,你回去,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张浩,我们走……夏雪朝着楼下走了,张浩见状,狠狠瞪了一眼楚阳,也急忙跟着走了下去。

 

楚阳颓然回到家中,他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默默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为了夏雪和孩子,他已经好几年没有碰过这东西。

 

张浩把行李放入后备箱,然后很绅士的打开车门。

 

夏雪若有察觉,朝着窗户看了一眼,不过那边空空荡荡,并没有发现楚阳的身影。

 

上车吧。

 

张浩笑着说道。

 

夏雪坐在车上,车子绝尘而去。

 

楚阳靠在窗户边上的墙壁,冰冷的墙壁让他背脊发凉,吸着烟,看着桌子上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离婚协议书,楚阳的眼眶不争气的出现了水花。

 

虽然知道夏雪是回丈母娘家,可看到自己老婆坐着另外一个人的车离开,楚阳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

 

钱!

 

都是钱!

 

钱真的这么重要吗?

 

楚阳的眼中闪过几分迷茫的神色。

 

过了片刻。

 

他咬了咬牙,做出了某个巨大的决定。

 

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楚阳随手拿着一件外套就朝着门外走去。

 

夏雪,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你失望了。

 

我一定会把你风风光光的接回来,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2
第2章 曾经是一个王

 

小区楼下网吧。

 

楚阳用身份证开了一个机器,然后快速的登录了一个网址。

 

电脑经过几次黑屏之后,终于进入一个页面,楚阳熟练的输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

 

于此同时。

 

地下世界,那些站在世界顶端的势力都注意到了这个变化。

 

什么,你说那个沉寂了四年的账号又上线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个年迈的老者不可思议的问道。

 

马上取消对华夏的经济打压计划。M国白色圆顶的宫殿中,一个体态魁梧的男子愤怒的放下电话。

 

八嘎,那人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来了,快,快点把我们的人手都撤回来!

 

楚阳不在意自己再次出现会引发多大的风波。

 

潜伏了四年,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可谁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他是地下世界的王。

 

一手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势力——楚门!

 

人送外号king。

 

四年前,封神一战,他身受重伤,漂流到了东海,被心地善良的夏雪救下。

 

为了报恩,他才留在这里,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并娶了夏雪为妻。

 

这些年相濡以沫,夫妻二人感情融恰,也有了女儿果果。

 

楚阳打开好友栏,那边只有一个好友,是一个金发美女的卡通形象。图标灰色的,也就是说她不在线。

 

不过,就在楚阳准备留言的时候,金发卡通图标亮了起来,并且快速给他发了语音的邀请。

 

楚阳点了接听的按钮,然后带上了耳机。

 

阳,是你吗?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接你!

 

对面是一个兴奋的女声,声音好听,还有一股诱人的媚态。

 

卡洛儿长大了。

 

回想起那个十五岁小屁孩黏在自己身边的场景,楚阳的嘴角微微抿嘴。

 

我在东海。

 

楚阳并没有对这个女人隐瞒,他知道,就算全世界都背叛自己,卡洛儿也不会背叛他。

 

东海……是华夏的那个吗?我的天,阳,你竟然回华夏了,难怪我找不到你。女人激动之中,还略带几分委屈。

 

有些事三两句话说不清楚,卡洛儿,你听着,我现在需要钱。楚阳直奔主题。

 

阳,你要多少钱。卡洛儿问道。

 

不用太多。楚阳沉声说道。

 

那好,阳,你给我一个账户,我先给你转一千亿美金过去,这是我的零花钱,要是不够的话,就再从咱们公司拿一点。

 

够了,谢谢你,卡洛儿。楚阳感慨了说了一句,又和对方聊了一会才挂断。

 

嘟嘟。

 

楚阳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是银行发来的短信,他的银行卡上已经转来一千亿美金,转化为华夏币,接近七千亿……

 

要是普通人,收到这么大一笔钱,估计会激动的昏过去,但楚阳毫无波澜。

 

拿到钱之后,楚阳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夏雪,他叫了一辆车,来到丈母娘家。

 

丈母娘叫郑美红,住在东海西郊,是一个宽敞的小院子。

 

楚阳敲了敲门。

 

谁啊!

 

院子里传来刺耳的声音,嘎吱一声,大门开了一个小缝,露出一个柿饼般的脸。

 

是你!

 

看到楚阳之后,郑美红瞪大了眼,她猛然把门拉开,吐沫横飞。

 

好你个废物,都找到这里来了,赶紧滚,你和我们家小雪已经没有关系了。

 

妈,小雪在哪?我有话和她说。楚阳在院子里看了看,没有发现夏雪的踪迹。

 

废物,谁是你妈,少和我攀关系,真臭不要脸。郑美红大骂着。

 

这废物。

 

胆子还不小。

 

都跑到这里来了。

 

小雪呢?

 

楚阳又问了一遍。

 

郑美红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他叹了口气:你找小雪,那你可来晚了,小雪和张浩一起去吃饭了,也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

 

什么,和张浩吃饭去了?还不知道回不回来?

 

他们在哪吃?楚阳脸色也有些不好。

 

郑美红不屑的瞥了一眼楚阳:问这么清楚干什么,你还想去打架?我告诉你,赶紧和我女儿离婚,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这穷酸的样子,哪点配的上我女儿。

 

楚阳还想在说点什么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关闭了。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夏雪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

 

连续打了几个都是同样结果。

 

这让楚阳的心情更加烦躁。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等下去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医院的护工打来的,楚阳接通电话。

 

楚大哥吗?医院要把果果赶出去,你快点来啊!

 

什么,医院要把果果赶出去?

 

楚阳惊怒。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他挂掉电话,急匆匆的朝着医院跑去。

 

刚到住院部二楼。

 

楚阳就看到自己请的护工挡在果果的病床前,着急的说着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

 

楚阳跑过去,大声喊道。

 

楚大哥,你终于来了。林秀秀的眼中还含着泪,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小林,是谁打的你。

 

看到林秀脸上的伤,楚阳顿时就火了。

 

呦呵,你这个废物嚷嚷什么,是我打的怎么了,我还告诉你,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交不出钱就赶紧滚蛋!

 

满脸斑雀的老护士楚丽丽冷笑着说道。

 

没错,装什么呢?都自身难保了,还给别人出头,也不看看你那穷酸的样子。

 

没钱就带着那小鬼,回去等死吧。

 

其他两个护士和附和着。

 

爸爸……

 

果果挥舞着小手,眼泪汪汪的看着楚阳。

 

果果乖,不怕不怕,爸爸在这里。

 

安抚好果果之后,楚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楚丽丽说道:钱,我会交,但你必须给秀秀道歉。

 

楚丽丽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傻逼,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他知道手术需要多少钱吗?

 

你这个穷鬼交得起?

 

她笑着说道:交钱,哈哈哈,你要是真的有钱交,别说是道歉了,就算给她跪下都行。

 

记住你说的话!

 

楚阳转身朝着交费处走去。

 

哟,还装起来了,老娘倒要看看,你拿什么交!

 

楚丽丽双手环抱,不屑的跟在后面。

 

 
3
第3章 我真的错了

 

交费处,楚阳拿出女儿的门诊卡。

 

交钱。

 

楚丽丽哼了一声,他盯着楚阳,心中冷笑,我看你还可以装到什么时候。

 

欠费三万二。

 

收银员唰了一下卡,然后皱眉看着楚阳,不屑的说:交多少?

 

两百万。

 

楚阳沉声回答。

 

他估算了一下,女儿全部的医药费算下来,大概是一百万左右,不过钱这东西有备无患。

 

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你要喜欢开玩笑,请左转去神经科。

 

收银员翻了翻白眼,不屑的看着楚阳。

 

都欠费三万多了,还敢说交两百万。

 

故意消遣我的吗?

 

难道他看上我了?

 

哼,这种土包子,色胆还不小,也不自己撒泡尿照照自己样子。

 

楚丽丽听到楚阳的话,直接就笑喷了出来。

 

楚阳,把你卖了值两百万吗?

 

楚姐,你也太高看他了吧,别说两百万了,两百块都多了,这种货色,倒贴都没有要。。

 

我女儿要是找了个这样的人,腿我都给他打断。

 

几个护士冷眼看着楚阳。

 

听到这些话,收银员也面带鄙夷的神色。

 

楚阳拿出来自己的工行卡,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开玩笑,两百万,你刷卡吧。

 

和收银员依旧鄙夷的看着他,丝毫没有接卡的打算。

 

我再说一次,我要交钱,你不处理,我可要投诉你。楚阳皱起眉头,啪的一声,把卡放在大理石台面上。

 

收银员心中惊讶,眼中闪过几分怒意。

 

一张空卡而已,装什么?

 

刷卡去那边。

 

收银员厌恶的把卡一推,银行卡滚落在地上,弹了几米远。

 

然后她才把桌子上的立牌翻了过来,上面写着只收现金。

 

旁边的窗口却根本没人。

 

楚阳,我猜你这卡里连一百块钱都没有吧。楚丽丽双手环抱,面色不屑。

 

楚阳捡起银行卡,面带怒意:你们只收现金?

 

收银员不知道怎么了,心中有些发毛。

 

不过转念一想,不就是一个废物吗?有什么好怕的,他冷冷的说道:这是医院的规定,你要是有钱,出去取完钱再回来吧。

 

他能有什么钱,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要是真刷卡,他估计就不敢来了。

 

楚丽丽在一边嘲笑着。

 

楚阳拿出手机,照着银行卡上面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之后,他淡淡的说道:我需要两百万现金,马上给我送过来,我在东海第一医院。

 

说完啪的一声挂掉电话。

 

楚阳啊,你刚才是给银行打电话?你是在做梦吧,还让银行给你送两百万现金,你当银行是你家开的吗?

 

楚丽丽觉的楚阳已经疯了。

 

旁边的收银员嘟囔着:脸不红心不跳的,不去当演员还真是浪费人才。

 

当演员也是要颜值的好吧,你看他这个样子,演个乞丐还差不多。

 

那是,本色出演嘛。

 

她们只顾着嘲笑楚阳,却不知道,楚阳这个电话引起了多大轰动。

 

一个小时之前,七千亿资金流入工行。

 

经过调查,这笔资金毫无问题,来源欧洲某个王国的皇室。

 

因此,这笔资金的主人,也就是楚阳,已经被工行提升为最高等级至尊客户。

 

七千亿,一天的利息就是三千多万,两百万算的上什么。

 

楚阳一个电话,东海分部马上就派出了一辆运钞车,火急火燎的朝着东海第一医院赶去。

 

楚阳,别装了,还是去病房收拾一下吧,带着你的女儿滚吧。

 

有这时间,还不如去陪陪你那女儿,她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四周来来往往的人,也一个个暗暗摇头。

 

医院就是一个吞金兽,没钱想活命的机会都没。

 

撕拉……

 

突然,汽车刹车的声音响起。

 

下一秒,只见一辆运钞车停在住院部大门外,车门打开,几个全副武装的安保从车上下来,站立两边。

 

卧槽,运钞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医院又不是银行,是不是走错路了?

 

难道车上有人受伤了,遇到劫匪了?

 

看到这一幕,楚丽丽也有些慌了。这大白天的,运钞车跑医院来干什么?没这项业务啊!

 

难道……

 

突然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楚丽丽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然而现实,很快就打了他的脸。

 

楚阳招了招手,说道:我在这!

 

片刻。

 

十几个安保冲了过来,笔直的站在楚阳的身边,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楚先生,我是东海工行的行长,我叫李大器,您要的两百万现金,我们已经送来了。

 

说完。

 

砰砰,两个大箱子放在地上。

 

箱子打开,里面都是粉扑扑的百元大钞。

 

看到楚阳第一眼,李大器就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他手中拿着仪器,人脸识别系统可不是吹牛的。

 

在一边的楚丽丽已经惊呆了。

 

这么多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算见惯了现金的收银员,也瞪大了眼睛。

 

好多钱啊。

 

钱的吸引力无比巨大,楚丽丽忍不住往前一步。

 

拦住他!

 

李大器大喝一声,几个安保自己子弹上膛,顶在楚丽丽的脑袋上。

 

楚丽丽就呆住了。

 

黑漆漆的枪口,然后浑身冰凉,忽然浑身一软,一下瘫倒在地上。

 

空气中,传来一股恶臭的味道。

 

竟然吓尿了。

 

一边的护工林秀也惊呆了。

 

他没想到,楚阳竟然拿出来这么多钱。

 

两百万啊。

 

她想都不敢想。

 

给林秀秀道歉。楚阳冷冷的看着楚丽丽。

 

对,赶紧道歉!

 

欺负一个小丫头算什么东西。

 

道歉!

 

刚才病房赶人的时候,也有不少人看到了,他们心中对楚丽丽自然也不爽。

 

不……我不……

 

楚丽丽后退两步。

 

这时一个人走来,来人是东海医院的院长王爱民。

 

眼前的一幕,他也有点懵。

 

两百万若是放在银行卡里,也只是一个数字,可摆在地上,却是厚厚一座小山。

 

李行长,你怎么在这?王爱民愣了一下。

 

我是来给楚先生送钱来了。李大器看着楚阳,眼中直之中满是恭敬的神色。

 

看到李大器的态度,王爱民心中觉的不妙,他急忙了解了一下情况。

 

很快他就知道了缘由。

 

李大器走到王爱民旁边,小声的提点着:王院长,这件事你可要好好处理,楚先生的后台深不可测。

 

他们这个地位的人都很聪明,稍稍提点,心中就一清二楚。

 

王爱民心中一惊,急忙走到楚阳面前。

 

楚先生抱歉,这次是我们医院的责任。

 

然后,瞪了一眼楚丽丽:还不赶紧道歉!

 

我错了,错了。

 

在院长面前,楚丽丽哪敢放肆。

 

跪下给林秀秀道歉。楚阳淡淡的说着。

 

不等楚丽丽犹豫,王爱民直接道:跪下!

 

对不起,对不起。楚丽丽砰的一声跪在林秀面前,还啪啪给自己两个耳光子。

 

院长又扫了一眼收银员,刚才还趾高气扬的收银员,马上唯唯诺诺的说道:楚先生,刚……刚才……我错了……

 

楚阳摇了摇头,朝着病房走去。

 

看着楚阳的背影,王爱民有一种神秘且高不可攀的感觉,他怒视着楚丽丽和那两个护士说道:你们已经被开除了!

 

院长,不要啊,不要啊。几人急忙求饶,她们年纪已经很大,离开了这里,恐怕也不会有其他医院愿意接受她们。

 

王爱民厌恶的叫来保安,把几个人全部拖走。

 

刚到病房门口,楚阳准备推门进去,突然接到夏雪的电话。

 

电话那边,一片嘈杂,劲爆的音乐声响着,还有女人尖叫的声音。

 

楚阳,我是赵小兰,你老婆出事了,快来夜来香酒吧!快……

 

小雪出事了?

 

楚阳心一惊,转而皱眉,问道:她不是和张浩去吃饭了吗?

 

什么吃饭?赵小兰愤怒的道:你老婆一下午都在我这边兼职赚钱,要不是你这个废物,她用得着受这种罪吗?

 

啪!

 

对面电话挂了!

 

楚阳一愣!

 

忽然,意识到什么,原来,小雪不是去和张浩约会,而是去打工赚钱。

 

一想到,楚阳内心感到万分愧疚。

 

当即,也不再多想,冲出医院。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本文标签: 被客人捏奶头拉得很长

上一篇: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下一篇:奶头涨的好大好黑好想被吸-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