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 和胖经理的第一次

2021-11-13 10:05: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顾家那些人是怎么对顾墨深的,这么多年来众人都有目共睹。

  这些人表面上是人,实际上是财狼是虎豹谁又说的清楚?

  对于他们,顾墨深从来都是无感,能再回到顾家,不过也是因为

顾家那些人是怎么对顾墨深的,这么多年来众人都有目共睹。

  这些人表面上是人,实际上是财狼是虎豹谁又说的清楚?

  对于他们,顾墨深从来都是无感,能再回到顾家,不过也是因为顾宗罢了。

  说到底,终究是顾墨深对顾宗放不下心上的记挂,顾宗是他的父亲无可厚非。

  尤其是知道真相后,这一切太过于沉重。

  安暖半低着头,视线有些涣散,轻声问道:“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亲戚,我……。”

  顾墨深突然将车停到路旁,目光认真地看向安暖,抬手轻轻抚过女人的眉眼。

  小心翼翼,视若珍宝。

  “暖暖,你听好了……除了你所有的人对我而言都不重要!”男人的声音温柔。

  车里没有音乐,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四目相对,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悄悄绽放。

  安暖瘪瘪嘴,开了口:“那赵叔和程诀他们呢?”

  “那你会这样对他们吗?”顾墨深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扬,笑着反问。

  安暖摇摇头:“不会!”

  任何时候她都不会伤害他们,她知道这些人对于顾墨深而言的重要性。

  真正爱一个人,会爱屋及乌!

  顾墨深侧身,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安暖的额头,男人低沉性感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暖暖,我说的是真的!”

  车里很安静,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安暖开口轻喃:“我知道!”

  顾墨深对她是怎样的情感,安暖上一辈子已经见证过了,那个拼死保护自己的顾墨深,无论几世都不会改变。

  将近三点才到安家。

  生怕老人家会一直等,安暖事先给安江海打了个电话,好让他安心。

  院子里有不少人,老爷子的笑声老远都听得见,看来心情不错。

  安暖挽着顾墨深的手臂一齐走进去,安暖的声音温柔道:“爷爷,新年好啊!”

  听到声音周围的人看向这边,女人一身红色的大衣和男人红色的西装很是般配。

  安暖挽着顾墨深的手臂,显得娇俏可爱,男人手提着新年的礼物,款款走来。

  “哎——终于来了啊,老爷子我都等你们好久了!”安江海笑得开心,不悦地看了眼对面的安靖捷。

  没好气道:“你赶紧给我让开,老是悔棋我不和你玩了!”

  安靖捷:“……”

  呵,果然,顾墨深这人走到哪里都要抢他风头!

  安靖捷识趣儿地挪了屁股,站到一旁,刚起来就听到老爷子急切的声音。

  “墨深,快来陪我下棋!”

  安靖捷:“……”

  安暖走到老爷子身侧,笑问:“爷爷刚刚不是还挺开心的么?我老远就听到你的笑声了,怎么表哥惹你生气了?”

  明明刚刚就还听到笑声的,现在怎么就各种不满了?

  “哪里是我陪老爷子啊,分明是我顶了个包!”安靖捷满脸不屑,脑袋朝着屋内扬了扬,转头又问:“最近怎么样?”

  安暖愣了下,没明白是客套还是真的关心,找了个椅子坐下:“还挺好的,你呢?”

  “我?”安靖捷手指了指自己,笑得肆然:“我当然好得不行啊!天天美女豪车,能不快活嘛!”

  安暖:“……”

  在她印象里安靖捷貌似不是这样的,豪车是他的挚爱没错,但美女成群就算了。

  安靖捷不喜欢这一套。

  安靖捷朝门口望了望,淡淡道:“那个女人可不简单啊,今天回来了估计要找你的茬。”

  安暖顿了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安羽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半卷的头发,给人种成熟的韵味。

  女人手里端着盘子,盘子里是糖果和点心,朝着这边走来。

  “她?”安暖微微挑眉,满不在乎地开口道:“那也要她有这个本事才行!”

  安羽什么个心思,最近有多少风波是她搞出来的,安暖心里一清二楚。

  不过安羽为什么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恨意呢?

  当初离开安家是安羽自己做出的决定,没有任何人逼迫,也没有人给她脸色看。

  安暖转过头,幽幽发问:“你说她为什么和我过不去呢?”

  安靖捷翘着个二郎腿,拿起桌上的零食,拆开就往嘴里塞,边吃边说话,“讨厌一个人有那么多理由吗?”

  “我和她没啥过节,连面都没见上几面!”安暖随手拿过桌上的零食,在手里把玩,

  安靖捷抬了抬下巴,“你去问她咯!”

  安暖转头,只见安羽将糕点端到顾墨深和安江海她们下棋的桌旁,柔声道:“爷爷,顾先生,这是刚做好的点心,你们尝尝?”

  顾墨深神情淡漠,没有开口。

  安江海皱着眉头,目光紧紧盯着棋局,局势紧张,不容乐观。

  他摆了摆手,有几分不悦:“现在不吃,你先放这里,待会吃!”

  安羽的眸子深了深,侧身走到安江海的身侧,弯腰,手指了指坐上的旗子。

  在安江海的耳畔低声道:“爷爷,走这个!”

  安江海的眼睛瞬间放光,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嘿嘿,墨深你没想到吧!”安江海脸上笑得有些得意,“我看你怎么破我的局!”

  安暖的视线落在棋局上,顾墨深的局势确实有些不容乐观,前有狼后有虎的局势!

  要破解也不是不可能,安暖是看出了破绽,但鉴于安江海好面子。

  也不打算开口戳破。

  为了老人家开心,安暖心里觉得让一让也不是不可以!

  安羽倒是来劲了,面色有些为难地看着顾墨深,“顾先生,不好意思啊!”

  “哎!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难得从墨深手里赢一回,还得多亏了你的功劳啊!”安江海偏头望着安羽。

  这顾墨深每次下棋都井然有序,步步为营。

  这么多次竟然每次都输给他!

  安江海每次都想扳回一局,又不想顾墨深为了让他赢就放水,所以每次都落得个输局。

  安羽的目光愧疚,望向顾墨深的时候,心跳的声音仿佛震耳欲聋。

  这个男人和慕云枭完全不一样,在顾墨深的对比下,慕云枭顶多算个没长大的纨绔子弟!

  而顾墨深给人的感觉,成熟,稳重有魅力,更让人轻易沦陷。

 文学

“顾先生,承让了!”安羽的声音淡淡的,裹挟着几丝柔软,微微弯腰。

  将闭目娇羞演得淋漓尽致!

  顾墨深微微抬眸,手握着棋子放到另一个位置,冷冽的嗓音响起:“爷爷,承让了!”

  安羽低头看向棋局,局势大大的不妙,现在是她寸步难行了!

  安江海沉着脸看着棋局,不由得感慨,这顾墨深当真有几把刷子!

  安羽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有些尴尬,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然半点不留情面。

  刚刚都已经是必输无疑的局势了,顺势就能让安江海赢了!

  这大过年的让安江海高兴了,又还能让自己留点好形象,这下子全破灭了!

  直男!

  这边的安靖捷眉梢轻挑,勾了勾唇:“难得见顾少对一盘棋这么较真啊!”

  听到安靖捷的话让安暖来了兴致,安暖半眯着眼,“怎么说?不放水也很正常啊!”

  放水是为了哄老人家开心,不放水是以示对对手的尊敬。

  安靖捷摇摇头,“顾少从来都不屑于和我们下棋的,我们更是不敢和他下棋!”

  安暖视线瞟向顾墨深,淡淡开口问道:“为什么?”

  “他的棋,据说是一位了不得的高人教的,几乎是得了所有的真传,根本就是到了战无不胜的地步!”

  顾墨深从来都是漫不经心地下棋,对安江海一开始就已经是放过水了!

  看棋局本来是想默不作声地让安江海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在这里自作聪明。

  活该!

  mr国际集团,下棋一流……

  安暖凝眉望着顾墨深,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顾墨深……你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呢?

  安羽朝着这边走来,面带笑意,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看了眼安暖,眼底一闪而过的不悦,不易捕捉,转而又笑道:“暖暖啊,好久不见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安暖也没有理由一上来就给人家甩脸色,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半点破绽,“是啊,好就不见呢!”

  什么好久不见?

  简直是放屁,前不久回家不是才刚好撞上了?

  安靖捷默默地挪了挪位置,抓了把瓜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的对手戏。

  眼神与眼神只见几乎都能看到火光了!

  女人之间的战斗,有点恐怖。

  “其实说起来我倒是经常能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呢!前段时间,热搜都是你呢!”安羽故作诧异,想起了什么。

  安暖的表情很是为难,叹了口气:“唉!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动不动就上热搜,烦死了!也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不满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呢!”安暖顺势继续道:“说起来,我还得多谢谢这个人,要不是他的话,我的粉丝也不会涨这么多,这么快的!”

  安靖捷饶有深意地点点头,嗯……这方选手的辩论不错,就是不知道对方辩手能不能接得住了!

  转头看向安羽,只见她的脸色微微僵硬。

  她费劲那么多心思,最后居然都让安暖化险为夷,不仅没有将她弄下来,还让她涨了波人气!

  为他人做嫁衣的这种感觉,真是一点也不好受!

  安羽浅浅地笑道:“唉,这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人家黑你都黑不起来!”

  “嗯嗯,估计也是,不过安羽姐姐最近的新剧怎么都没什么响动呢?”安暖一双大眼睛看着她,无辜得很。

  这就是安羽的痛点!

  当初辛辛苦苦从她这边抢走的剧本,如今却被自己压得死死的,心里怎么都不感受。

  安羽敛了敛神色,有些委屈:“暖暖你是不是在生气啊?当初那么剧本是公司给我的,我都不知道那个是你的剧本……”

  “啊?没有啊!”安暖面色真挚,半点没有撒谎和不悦的模样,“说到这个事情,其实我还一直感谢安羽姐姐呢!”

  要不是因为安羽将这个剧本抢走,她也不会因为这部剧一炮而红。

  许是老天爷也看自己可怜,将所有的机会都给到了自己。

  安羽听到这话,脸色有些苍白,要说今日安暖有如此的成就,这还当真少不了自己的推波助澜。

  说话间的气氛都变得阴阳怪气,安靖捷看着安暖。

  这小丫头倒是比以前厉害了许多,不会动不动就受人欺负了!

  看来顾墨深把她教得不错!

  安羽忍下心头的怒意,脸上的笑意倒是有几丝皲裂,她抿了抿嘴巴,“我感谢暖暖你不计较就是最好了,我哪里还承受得起你的谢谢啊!”

  安羽想将安暖撕了的心都有。

  “哦,我想起来了,何姨那边还要我再去帮忙呢!”安羽慌忙起身,“我出来和你聊天,都忘了!我得赶紧进去帮忙了!”

  安暖点点头,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舒服了不少。

  扭头就看到安靖捷勾唇看着自己,“干嘛?!我脸上有花儿?”

  这家伙看戏看了半天,一句话也不吭,倒是撇得一干二净的。

  “没花儿!”安靖捷身体微微前倾,笑道:“小妹儿,你最近真的牙尖嘴利的不少,有点小时候的模样!”

  小时候?

  秦贝贝也说她小时候很好,拽拽的,像个小霸王似的。

  可是安暖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除了那个梦里的自己,长得很好看,性格大大咧咧的模样。

  可是到底是怎样,她无从得知。

  安暖不明所以:“所以我小时候到底是怎样?”

  安靖捷视线盯着安暖的脸庞,又像是透过安暖看到了小时候的她。

  他咽了口唾沫,轻声叹息:“你小时候啊,挺招人喜欢的!”

  只是后来,那些不好偏偏都让她给遇上了。

  有时候安靖捷也会想,自己这个小表妹,如果没有失踪,是不是会一直那样长大?

  肆意张扬!

  安暖见安靖捷失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走神成这样?!”

  “没……没什么!”安靖捷微微垂眸,不敢直视安暖的眼睛。

  安暖顿了下,坐回了原位,没有开口多问,自顾自地用手剥着桌上的瓜子。

本文标签: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

上一篇:老师下面好湿胸好软好大-随着公车车晃动

下一篇:腿张开点学长让你舒服-小坏蛋 好烫好多怀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