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4个学长的那个太大 吞下他的大东西

2021-12-04 10:00: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算了,算了,还看着表演呢,”有人因为程杰、孔恩浩在纠缠间挡住了舞台很是不满,纷纷叫着,“啥事儿不能等表演结束了再谈!”
  程杰这才想起正在观看表演,而谁又知道

算了,算了,还看着表演呢,”有人因为程杰、孔恩浩在纠缠间挡住了舞台很是不满,纷纷叫着,“啥事儿不能等表演结束了再谈!”
  程杰这才想起正在观看表演,而谁又知道之后的“四大名伎”会不会还有抬腿动作呢?于是他向孔恩浩狠狠地放了“表演后我再收拾你”这样一句话,放开了孔恩浩,孔恩浩如获大赦,赶紧跑向一边去检票去了。
  陈少棠和“四大名伎”五人也看到了场下发生的事端,但几人正在表演中,不便下台劝解,只能认真地表演下去。
  表演终于结束了,陈少棠走下台来,见程杰依旧未回家,便担心地走向孔恩浩,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如实以告,陈少棠听后紧皱眉头。
  就在他想找程杰为他和孔恩浩和解时,却见一位小同学来到了他的面前,他并不认识这名小同学,但这名小同学见到陈少棠却很亲热,对他说道:“陈大哥,有个叫万小茗的女同学在教学楼下正等着你呢。”
  说完,那位小同学匆匆离开了。陈少棠将信将疑,但牵涉到万小茗,他可不敢大意,遂别了孔恩浩走出教室走向楼下。
  陈少棠脚步轻快,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楼下,但那里空无一人,并没见到万小茗的身影,只有几个人影路过,场面冷清无比。
  陈少棠很是纳闷,他向左向右各走出去好远,从教学楼前后分别寻找万小茗,却一无发现,他心中掠过不祥的感觉,赶紧跑上楼去。
  当他回到教室后,发现很多人影围在那里,里圈似乎有打斗和喊叫声,他匆匆拨开人群进到圈内,却发现孔恩浩已然倒在了地上,一旁正站着程杰。
  陈少棠蓦然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定是这个鬼计多端的程杰给了那位陌生的小同学十块钱,使用调虎离山之计...

近来,摩托班的男生不太安分。
  尤其是朱家兄弟朱磊、朱强,两兄弟总是往计算班跑,在教室门口向里张望,有时候站在走廊的一侧望着钱悦容、古云霞等女生和程杰打闹。
  陈少棠对朱家兄弟的行为有些怀疑,有时他发现朱磊在课间站在教室门口向他这边张望着,仿佛有心事。
  他当然不是在张望我,陈少棠暗道,那他在张望谁呢?难道是林蕉?
  陈少棠望向林蕉,而她无动于衷,似乎并没发现有人在张望她。
  “林蕉?”
  “嗯?”
  “最近你没走桃花儿运吧?”
  “没有啊,”林蕉终于抬头道,“就我这样儿的,怎么会走桃花运?不见身边天天坐着一个男人嘛,也没见他喜欢过我。”
  陈少棠听后尴尬地一笑,知道她在埋怨自己对她无动于衷了。
  “不过,”陈少棠道,“要是你没走桃花运的话,为什么课间时,总有人站在教室门口向你偷偷地张望?”

 文学

  “有吗?”林蕉终于抬起头来望向教室门口,但那里空无一人,“陈大哥你没事儿别老是消遣我!”
  陈少棠看向门口,果然发现朱磊消失了踪影。
  “那人被你一看害羞了,就缩回了脑袋。”陈少棠道。
  “你确定没有骗我?那人是谁,你认识吗?”林蕉歪头问。
  “似乎是摩托班朱家兄弟的哥哥,朱磊。”
  “朱磊?不认识。”
  陈少棠不再多言,抬头望去,果然看到朱磊又伸出脑袋望了林蕉一眼,瞬间便缩回了脑袋。陈少棠感到好笑,心说这个朱磊怎么像是个孩子。
  当陈少棠走出教室向廊间张望时,朱磊已消失了,只剩下朱强一人靠在廊东的窗台前,望着钱悦容和程杰... ...

 

听到这话后,还想继续发作的钱悦容被鲠在那里。
  “你还真是犯贱!”钱悦容鄙夷道,“依我看,别人即使骑在你脖子上拉巴巴,你也会夸别人的巴巴香。”
  “不!”朱强伸手正色纠正道,“我只会夸你拉的巴巴香……别人要是敢骑在我的脖子上,我就揍死他!”
  钱悦容转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盯向朱强,盯着他,面部表情渐渐扭曲变化,仿佛真在盯着一坨巴巴。
  “你真恶心!”钱悦容道,然后她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身后的朱强突然叫道,钱悦容停下脚步,迟疑地转过头来。
  “你有什么事?”
  “钱悦容,你有男朋友吗?”朱强道。
  “没有,这关你何事!”钱悦容冷冷道。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省省吧你!”钱悦容听罢此言甩手道,仿佛甩掉一手泥巴,“即使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做你女朋友!”
  钱悦容离开了,朱强依旧站在窗台前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
  同时,在教学楼下的门口处,朱磊伸手拦住了林蕉。
  “你想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林蕉道,其实她认识朱磊,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并且知道他算是陈少棠的对头之一。
  “既然不认识,那就互相认识认识……我叫朱磊,你叫林蕉吧?”朱磊向林蕉伸出右手道。
  可林蕉低头望了望他的手掌,理都未理,仿佛那只手掌上落满了苍蝇。
  “你没必要认识我,我也没必要认识你,所以,这手我们还是不要握了吧。”林蕉说着,拉起身边的颜玉兰转过朱磊匆匆走进了教学楼。
  “林蕉?”走在路上的颜玉兰回眸一笑,问向林蕉道。

本文标签:鲤鱼乡撞击敏感点跪趴

上一篇: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 肚子上凸出棒状

下一篇:掀起裙子扶着巨物坐下去*被温热紧致的内壁包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