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是怎么C你的 叫出来 叫老公就给你好不好

2022-01-28 16:34: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容慕白钢筋铁骨,身板挺得跟修竹一样笔直。   他一遍遍地喊着求原谅的话,还声如洪钟。   有好事的下人特意蹲在角落数,数了一百多遍就觉得口干舌燥,跑了。   几个下人凑在

容慕白钢筋铁骨,身板挺得跟修竹一样笔直。

 

  他一遍遍地喊着求原谅的话,还声如洪钟。

 

  有好事的下人特意蹲在角落数,数了一百多遍就觉得口干舌燥,跑了。

 

  几个下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听闻长公主府的容大公子是南州军的大将军,跪在咱们府前给小郡主认错,也是难得了。”

 

  “他还是太平长公主的嫡长孙,小郡主的表兄呢,他心甘情愿下跪,必定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

 

  “咱们小郡主多可爱多招人喜欢,这容大公子一定是欺负咱们小郡主,才要求小郡主的原谅。”

 

  “就算容大公子再仪表堂堂,风度翩然,我也站小郡主这边!”

 

  徐管家走过来,咳了两声。

 

  这几个下人才一哄而散。

 

  容慕白喊得嗓子干涩,但依然中气十足地喊。

 

  没半分委屈!

 

  他面容坚毅,任凭狂风肆虐也不动分毫。

 

  流光苑里的依依听不见外边的喊声,怡然自得地吃鲜果。

 

  萧景翊唾沫横飞地描述容慕白求原谅的情景,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小崽崽,我为你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三哥哥,给你加火鸡腿。”依依甜丝丝地笑。

 

  “小崽崽对三哥最好了。”他在小崽崽的脸蛋迅速地亲了一口。

 

  萧景夜觉得这个表兄弟并不是不可饶恕,“男儿膝下有黄金。小妹妹,你当真要他跪三日三夜?”

 

  萧景翊义愤填膺,“必须的呀!他错认小崽崽是小事,但他为了慕容莲凶小崽崽,就是大事!”

 

  萧景辞:“虽然他有点蠢,但应该不是故意的。”

 

  萧景寒:“小不点,你觉得呢?”

 

  依依打了一个奶甜的呵欠,“外祖母这么风华绝代的女子,怎么就教出一个有四肢发达、头脑有坑的莽夫孙儿呢?”

 

  兄弟四人:“……”

 

  “京城水深,各方利益盘根错节,外祖母一家驻守南州,跟我们枭王府一样军功赫赫。”小奶崽小嘴叭叭地分析,“外祖母、外公一旦回京,必定在朝野掀起风浪。”

 

 文学

  “若容慕白这么容易就听信他人,九条命都不够他挥霍的。”依依道,“我要替外祖母给他上一堂刻骨铭心的课,让他知道错在哪里。倘若再犯,就是掉脑袋的大事。”

 

  兄弟四人:“???!!!”

 

  原来小崽崽想得这么深远!

 

  小崽崽为了长公主府操碎了心!

 

  他们当兄长的,何其惭愧!

 

  萧景辞看看外面,天象变幻莫测,飓风好似要把整座王府席卷到天边去。

 

  “快下雨了。”

 

  “哥哥你们听说过一句话吗?”依依萌萌哒,“逢跪必雨。”

 

  小黄鸭嘎嘎地补充:这是影视剧里万年不破的经典梗。

 

  兄弟四人面面相觑。

 

  这是字面意思吧?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暴雨骤降,屋顶噼里啪啦地响。

 

  转眼之间,天漏了,整个京城好似一座大海汪洋里的孤岛。

 

  依依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要去睡了。

 

  萧景夜提议:“小妹妹,慕白跪着淋雨会生病的,不如让他跪在门廊。”

 

  萧景翊反对:“就是要跪着淋雨,他才会刻骨铭心。”

 

  小奶崽爬床睡觉觉,“他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披坚执锐,钢筋铁骨,淋雨一夜死不了。就算他奄奄一息,我也有办法救治他。”

 

  兄弟四人:“……”

 

  小崽崽是个狠人!

 

  夜色如墨染,狂风骤雨肆虐人间。

 

  雨水不断地冲刷着容慕白,而他一身铁骨,不曾动摇分毫。

 

  萧景夜撑着油纸伞过来,站在门廊下。

 

  “若你撑不住,就先回去吧。”

 

  “我撑得住。”容慕白喊了几百次,嗓子干哑得厉害。

 

  雨水把他的黑眸冲得一片血红,格外的骇人。

 

  萧景夜看他这般执着,不由得唏嘘。

 

  “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我不该把心机深重的慕容莲误认为小妹妹。”容慕白没有半分怨言,“我不该凶小妹妹,不该欺负她。”

 

  “没了吗?”萧景夜有点失望。

 

  “……啊?”容慕白错愕。

 

  “你错在哪里,好好想想吧。”

 

  萧景夜转身,停了一瞬才道,“撑不住了就回去吧,我们不会怪你。”

 

  容慕白眼神无比的坚定,“小妹妹不原谅我,我就一直跪着。”

 

  萧景夜无奈地叹气。

 

  他也不想看见堂堂七尺男儿,堂堂大将军,遭受这般折磨。

 

  折了傲骨。

 

  离去前,他吩咐徐管家:“给他一把伞。”

 

  徐管家立刻拿了一把油纸伞,递给容慕白。

 

  “容大公子,撑着吧,遮点雨。”

 

  “不用。”容慕白没接油纸伞。

 

  徐管家叹着气回去了。

 

  暴雨下了一夜,容慕白跪了一夜,淋雨一夜。

 

  而依依睡得可香了,对于外面的风雨声、雷电声,没半分感知。

 

  兄弟四人担心小崽崽受到惊吓,不约而同地守夜。

 

  虽然,萧景辞知道小崽崽根本不怕雷公电母。

 

  萧景夜担心容慕白,辗转反侧。

 

  他索性起来,站在西窗前,望着黑漆漆的雨夜出神。

 

  萧景寒悄无声息地过来,“大哥,无须担心容慕白,有小不点在,不怕他淋坏了。”

 

  “我不止担心他。”萧景夜眉宇间的忧色越发的深重,“外祖母回京,必定跟我们来往多,我们枭王府本就树大招风,就更招人忌恨了。”

 

  “小不点都不怕,大哥你会怕?”

 

  “也是,是我想多了。”

 

  “大哥是担心小不点受到伤害吧。”萧景寒何尝不担心?

 

  凡事都有两面性。

 

  小不点圣眷优渥,势必招人忌恨。

 

  萧景夜眉头深锁,“我总觉得,有人藏在暗处对咱们枭王府不利。”

 

  萧景寒颔首,“大哥,我们总会想到办法,把潜藏在暗处的主谋揪出来!”

 

  萧景夜拍拍他的肩膀,二人一起去看看小崽崽。

 

  依依睡得又沉又香,小鼻子一呼一呼,小肚肚一鼓一鼓。

 

  萧景夜的眼底眉梢溢满了温柔的微笑,小妹妹可爱无敌。

 

  把他萌得只剩下笑了。

 

  他伸手戳戳她圆鼓鼓的脸蛋,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觉得,小妹妹的小肚子像青蛙一鼓一鼓的?”

 

  “你骂小不点是青蛙?”萧景寒腹黑地扬眉。

 

  “我不是那个意思,是肚子像。”

 

  “小不点睡着了也听得见我们说话。”

 

  “啊?当真?”

 

  “不信你可以试试。”

 

本文标签: 我是怎么C你的 叫出来

上一篇: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不要~在上课高H爽文

下一篇:黄到疯狂喷水的小黄书 她的下身吞吐着他的昂扬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