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断撞击h 串珠play

2022-05-27 09:37: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谢风行就将他摔碎了屏幕的手机拿出来,给警察看了一眼他拍摄的两段录像。 一段是在航大外头,撑着黑伞的霍守礼在马路对面站着,阴森森的,看着就透着阴谋诡计一样。

  谢风行就将他摔碎了屏幕的手机拿出来,给警察看了一眼他拍摄的两段录像。

        一段是在航大外头,撑着黑伞的霍守礼在马路对面站着,阴森森的,看着就透着阴谋诡计一样。

        一段是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霍守礼,他看了镜头一眼,很快就绕到一边去了。

        “这人是惯犯,尾随我很久了。为此我还专门警告过他一次,没想到他变本加厉,今天直接尾随到我家门口,试图杀死我。”谢风行说,“对了,你们可以顺便查一下他有没有犯罪历史,我跟他搏斗的时候,亲口听他说他以前杀过人。”

        小爱:“啧。”

        即便是说这些的时候,谢风行依旧平静的很,语气淡的像是在诉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案件。民警们面面相觑:“我们会调查的。”

        因为有伤痕鉴定,对方的确有掐死他的意图,所以民警们也只能当他是正当防卫,防卫看起来是有些过分了,但如果地方真是个变态杀人犯,那怎么虐都不过分。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民警让他先回去等消息:“最好待在家里,方便我们随时联系你。”

        谢风行点点头,问:“对方呢?”

        “我们会找人看起来。”

        “他可能会试图逃跑。”小爱提醒说,“你要不要跟民警哥哥们说一声,让他们多加防范?”

        “不用。”谢风行淡淡地说:“就怕他不跑。”

        陆驰陪着他出来,剩下的事便全都交给了律师来处理,

        这一路上陆驰都没有说话,等回到家里,小黄他们全都关心地围了上来:“你伤怎么样了,没事吧?”

        他们都是第一次见谢风行受这么重的伤,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如今淤青一片,看起来就让人痛心。

        谢风行虽然一向强大,冷淡,可他们车队的所有人都把他当宝贝似的保护照顾的,如今看到他这个模样,都恨不能将那凶手绳之以法:“警察怎么说,要我说,让他坐牢,绝不能轻饶。”

        “警察还在调查,等结果。”谢风行看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陆驰,说,“让大家担心了,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我们要不要招个保安啊,或者我们几个轮流站岗。”小黄说。

        他们都以为是什么疯狂粉丝干的事,谢风行太出名了,这种事未必是偶然,以后得想办法杜绝类似事情发生才行。

        “我以后注意一点就行了。”谢风行看着上楼的陆驰,说,“都去睡觉吧。”

        谢风行追上去,主动开口说:“已经都没事了,你不要担心。”

        陆驰说:“既然他都不是第一次尾随你了,之前你怎么没跟我说,也没跟小柳他们说?”

        谢风行说:“也就这两天的事,你不是忙么?”

        “你应该告诉小柳他们,或者直接报警,万一对方比这更凶残呢,万一他带了刀呢?”陆驰越说越觉得这事情严重,“那今天倒在地上的就不是他,而是你了。”

        谢风行说:“他不是没带么?我都是见机行事,他要真带了凶器,我肯定不会跟他硬杠。”

        他见陆驰脸色很难看,就搭在他的胳膊上:“知道了,以后我注意,你还生气了。”

        “我不是生气,我是担心你。”陆驰说,“一百个霍守礼也比不上一个你,你知道自己有多珍贵么?跟任何人交换,都不划算。”

        谢风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来,这一笑,右眼角的红肿就更明显了。

        鼻青脸肿,说的就是现在的谢风行了。

        “你这么厉害,怎么还叫他打成这样。”陆驰一边说,一边凑近了,看了看他脸上的伤。

        “我故意的,”谢风行说:“挨了这几下,就是为了好好揍他,不然到了警察跟前,不好说。”

        陆驰忽然用手指勾了他嘴角的伤,他就皱了一下眉头。

        “嗯,那你就值了。”

        这明显是反话。

        谢风行就说:“知道你心疼我。”

        “反正我跟你说什么,你也不会听,自己主意比天大。”陆驰说着进卧室去了。


 

        谢风行笑着跟了进去。

        他现在心情很好,心口那口气已经畅快了。

        陆驰进了卧室以后,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去洗澡了。

        他打开花洒,热水将他浇得打了个寒颤。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他看到的那一幕,谢风行挂着血,像个艳丽的鬼,在强光下扭头看他的模样。

        这是在熟悉了谢风行的惊艳以后,他再一次深深刻在脑海里的一幕。

        但他不是惊异于他凌厉的美,而是心痛,他宁愿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在谢风行的身上看到这一幕。

        而且从谢风行的陈述来看,他甚至有故意激怒那个霍守礼,不惜受伤,以达到自己目的的嫌疑。

        这的确是谢风行能做出来的事。他这人看着素淡,其实比谁都豁得出去,当初比赛的时候他不就这样么?

        偏偏他又劝不动。

        陆驰越想越来气,却也不能拿谢风行怎么样,只能自己心疼。

        别说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了,他这拳头根本伸不出去。

        他双手撑在墙上,热水顺着他健壮颀长的背沟往下,流,他忽然察觉浴室的门响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便见一个微凉的身体从他背后抱住了他。

        光滑滑的。

        陆驰随即便是一僵,便看到谢风行的手横亘在自己胸膛前,贴在他的后背上,他身体往后一动,花洒直接浇在头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微微张开嘴巴,热水就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

        原来安冉的母亲是个哑巴。

        旁边的小柳突然破防,眼泪都要出来了。

        “害他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他会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的,您放心!谢哥和我们老板都不会坐视不管的!”小柳忍不住说。

        小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车子缓缓驶出了小区,小柳一边开车一边说:“陆奔怎么这么造孽啊。”

        谢风行一路上都没再说话,他的神色还是那么淡,一点表情都没有。

        但小柳却感受到了他的沉重。外头的雨还在下,天气也这样惨淡。

        一小时后,他们回到了基地。车子还没进家门,谢风行就下来了。

        他撑着伞,站在大门口看了看。

        小柳从车里探出头问:“看什么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细腿环住他的腰 啊好大好硬

下一篇:好湿好滑 仓库小茹 第二章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