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厨房来一次 口述吃奶

2022-06-17 09:31: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陈栋便独自回了储妤宫。 虽然是凌晨三点,可暮川还没睡。 陈栋回来,在书房里活灵活现地把千云山道友们的话学给暮川听。 暮川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若是那些道人愿意留

   陈栋便独自回了储妤宫。

    虽然是凌晨三点,可暮川还没睡。

    陈栋回来,在书房里活灵活现地把千云山道友们的话学给暮川听。

    暮川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若是那些道人愿意留下,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人多了,人心就难测了。

    他不怕别的,就怕万一引狼入室,反倒弄巧成拙。

    “修璟兄说的有道理,”暮川温声道:“等处理完司徒晴空这件事情再说吧。”

    陈栋蓝牙耳机里得到一个消息。

    他刚想跟暮川道晚安,身形一僵,赶紧又看向暮川:“川少,南林那边有情况。”

    暮川:“嗯?”陈栋:“南林之父起义军旗下八名大将,齐齐被人挖去了心脏。起义军原本已经占领了16个城市,可是这两天的时间里,数百名战士被人挖去了心脏。南林现在民心惶惶,

    流言四起,都说高越是天命所归的帝王,上天看不下去了,才会惩罚南林之父,让他的起义军遭受这样重大的挫败。”

    暮川闭上眼,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高越为了守住自己的帝位,已经疯了,甚至开始不择手段了。

    陈栋:“川少,会不会高越让司徒晴空全力对付南林之父,您婚礼的事情,他就分身乏术,不会再来了?”“不可能。”暮川温声道:“司徒婧是他的独生女,我查过资料,他对这个女儿一直非常宠溺,司徒婧被关押的周围被修璟兄布下了结界,所以他跟他的党羽找不到而已,不

    然,越狱事件怕是已经发生了好几百次了。”

    他迅速给季修璟打电话。

    那边刚接,暮川便将这消息告诉了季修璟。

    季修璟沉默了一瞬,又道:“那他应该已经恢复,并且更胜从前了。”

    之前,季修璟跟司徒晴空一样是出窍境界。

    季修璟趁其不备打了司徒晴空一个措手不及。

    修真的各个境界,顺序依次是: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

    一般的得道真人,在圆寂之前,能结出金丹已经非常厉害。

    季修璟有狐狸师父的修为相助,年纪轻轻已经是凡人望尘莫及的出窍境界。

    再往后,他两百岁左右,是有希望修到渡劫的。

    渡劫成功,就飞升成仙了。

    而司徒晴空也是修道,他明显修的是魔道。

    他残杀如此多无辜的人,吞噬心脏、灵魂,大量收集生灵的生命力来填补自己力量的不足,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到了哪个境界了。

    万一他渡劫成功,飞升成魔,那……

    不,应该不可能这么快。

    季修璟跟暮川说了几句后就结束了通话。

    他缩地千里抵达了装修了一般的新家,他屹立在屋顶之上。

    李昊哲搬到了皇卫司住,一直到暮川大婚结束,他不会再离开了。

    当他在监控画面上看见有人站立在皇城最高处时,他吓得手都抖了抖。

    监控画面放大,看清是季修璟,他又松了口气。

    他见季修璟在屋顶盘膝而坐,刚好下属来电话通报这件事情,李昊哲:“不用管,这位是未来的国师大人,他是太子殿下请来看风水的。”

    另一边。

    康京市陈绾绾与陈栋姐弟俩的联排别墅里。

    司徒晴空带着众弟子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他们自带一个小型的太阳能发电机,各种家用电器直接跟发电机相接,不开这里的电闸,就不会惊动这里的物业。

    用司徒晴空的话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大弟子周楼一直是他的心腹。

    也是他认定的女婿人选。

    自从女儿司徒婧跟几个小徒被活捉,他们就不止一次地在康京市以及周边城市搜索过,一直寻不到司徒婧的踪迹,三天后就是川太子大婚祭天的活动。

    他们决定送南英皇室一份大礼,让这场婚礼举办不下去。

    可是……

    “师父,”周楼一脸失望地回来:“我带了七位师弟从各个方向,对皇宫发起进宫均失败了。季修璟的结界,我们过不去。”

    司徒晴空坐在餐桌前,用着李萌琦跟李妙琦上次在南英逛街时候买的精美的餐具,手握刀叉,正在将人心切片,一点点送入口中吃掉。

    他手边放了一杯猩红的血液,装在洛天娇赏的、陈栋自己舍不得用就拿到这边收起来的奥地利纯水晶的高脚杯里。

    他咽下一口食物,轻晃着杯子:“季修璟现在在哪儿呢?”

    周楼:“我们看到他就在皇宫最高处的一处碉堡顶上打坐着。小师弟试着夺舍了入宫的司机,可是车刚开进去,灵魂就被结界狠狠打了出来。”

    徒弟们现在都很着急。

    另一个道:“我把蛊虫放入皇宫下水道,可是下水道也有结界,蛊虫刚贴上去,就全都死了,尸体被弹回来了。”还有一个道:“对了!康京市忽然多了许多道士,他们将对付我们的符咒全都贴在了各个区域的中轴线上,他们在空中落成十八子,就像是佛祖念珠十八子的造型一样,不

    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周楼见师父的脸色越来越难堪,他小心翼翼地补充:“还、还有各大营房与军区,我们也入侵不了,蛊虫也爬不进去。”

    司徒晴空乐了:“不愧是季修璟,小小年纪已经是出窍境。”

    众弟子吃了一惊:“天哪!”

    司徒晴空又道:“他们这是在摆阵,要地毯式搜索我们的具体位置。”

    周楼:“那怎么办?”

    周楼很着急。

    这段时间,他们残害这么多无辜的人,并没有将其力量全都给司徒晴空。

    因为司徒晴空觉得,他一个人强大是无用的。

    双拳难敌四手才是真理。

    所以他把周楼以及其他两名弟子都催熟到了元婴境界。

    可司徒晴空没想到,季修璟居然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居然还请了千云山的道士来帮忙。司徒晴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我去找季修璟谈一谈。至少,先把婧婧平安带回来。”
 

   司徒晴空继续叮嘱:“你们三个元婴境界,去解决那十几个道士。

本文标签:

上一篇:做饭时进入后面 爽好舒服快小喜

下一篇: 看了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