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男开车小说 好大嗯小浪货别夹好紧自己动

2022-06-21 09:13: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何言风看着前方逐渐接近的学校大门,无奈地撇了撇嘴,而后开口吐槽道:“你真是顶着堂姐的身份,却操着老母亲的心。” 阿依慕慢慢降低车速开始靠边,同时声

        何言风看着前方逐渐接近的学校大门,无奈地撇了撇嘴,而后开口吐槽道:“你真是顶着堂姐的身份,却操着老母亲的心。”

        阿依慕慢慢降低车速开始靠边,同时声音亦是有些无奈地回应道:“没办法,谁让他来了江南,在这儿,我们就是他唯二的亲人,我们不操心他的事,谁来操心。”

        “行吧,那你操心去吧。”何言风叹了口气,而后有些吃味地自怨自艾了一句。

        女孩儿吐了吐舌头,露出调皮的表情,她将车子慢慢停稳,随即含笑道:“那我就直接把你放在这里了。”

        “这地方,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丢,你放心去吧。”何言风给女孩儿递过去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而后开口转移话题,提醒道:“倒是你,要好好问清楚他俩的事情,别到了晚上叔叔婶婶打电话问起来,你一问三不知。”

        “行,我知道了。”女孩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库图的。

        待得车子停稳,看到何言风准备拉开车门,她蓦地想到了什么事情,于是开口问道:“对了,晚上你回哪儿休息?”

        何言风想了想,而后回过头,对着阿依慕回答道:“看情况吧,如果时间早,我们就回小张湾,如果来不及的话去滨江时代吧!”

        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然是希望回小张湾休息的。毕竟接了【归园田居】的通告,长时间不在拍摄场地的话,还是不太合适的。

        虽然没有签什么强制拍摄协议,但是因为和周四维关系不错,他不想对方难做。更何况,这也是极其没有职业道德的事情。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具体的,我们到时候再联系!”听了何言风的回答,阿依慕点了点头,而后不再多言,不过就在前者刚刚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又关心地提醒了一句:“对了,晚上少喝点酒。”

        听到女孩儿关心的话语,何言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微笑。

        ……

        十几分钟后,何言风回到了西艺的教师公寓,推开门,在里面打扫了一会儿,隔壁房间蓦地传来了一道有些幽怨的声音:“老何,你还知道这儿有个窝呢?”

        声音是从阳台上面传过来的,何言风拿着扫帚走了过去,看向隔壁阳台上面的孙鹏祥,他声音戏谑地开口询问道:“瞧你那幽怨的眼神,怎么了,被蓉少给欺负了?”

        何言风这话说的,那叫一个随意自然,仿佛孙鹏祥被贾蓉揍是一件极其稀松平常的事情。

        听见何言风说这话的语气,孙鹏祥郁结,他呼了口气,露出“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表情,同时开口埋怨道:“我想说的是,你没住隔壁,我的早餐水准直线下降了好几个档次。”当然也是有意想要转移话题,毕竟这事儿提起来还是有点跌份的。

        “你只要能早点起来,你这档次蹭蹭蹭地肯定又能恢复过来。”何言风随口吐槽了一句,同时漫不经心地瞥了孙鹏祥一眼。


 

        这一瞥让他看到了,对方的手腕上面似乎还有一块淤青,不用想就知道这块淤青是怎么来的了。

        何言风盯着那块淤青多看了几秒钟,而后开口打趣道:“哟,这是,年前揍得,到现在还没消肿呢!”

        看到何言风的目光停在自己的手腕上,知道上面有什么的孙鹏祥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的表情,他开口,没好气地刺了前者一句,“你别在这儿阴阳怪气了。”

        何言风没有理会孙鹏祥的阴阳怪气,他拄着扫帚,神情有些好奇地问道:“我教你的那招没有用啊。”

        听了何言风说出的话,孙鹏祥摇了摇头,而后声音苦涩地解释道:“关键是上次泄露了,现在她处处防备,我根本没机会创造那环境。”

        何言风不再多言,他选择了闭口,继续扫地,没办法,遇到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好的应对之策。

        沉默了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何言风倏地开口问道:“过年那会儿,在你家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旋即再次开口问道:“……后来,你爸妈和她聊的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看到后续剧情,不过何言风猜测,孙爸孙妈肯定会忍不了给贾蓉打电话的,毕竟他俩对儿媳妇的期盼程度可是一点不比何敏华和邱爱花女士差。

        听何言风提起此事,孙鹏祥蓦地想到了,过年那会儿,自己就是被眼前这无良死党给坑的,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非常满意,简直满意得不行。”

        想起那事儿,何言风也是有些心虚,虽然觉得是为了自己哥们儿好,但是坑了对方也是事实,于是讪讪地探听道:“那你就从了?”

        “那我还能咋办呢。”孙鹏祥没好气地斜睨了何言风一眼,而后继续声音幽怨地说道:“我爸妈都被她给收买了,说是下个礼拜还要来西湖看我们。”

        “那我只能送你一句话。”何言风听了这话,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声音悠悠地感慨了一句:“人生漫漫,道阻且长,你自己悠着点吧。”

        “我……”孙鹏祥登时无语,他被气得肝疼,如果不是隔着阳台,他真想冲到对方跟前,抡起自己沙包一样大的拳头,让何言风也体会一下被捶打的感觉。

        兴许是觉得这风凉话确实说的有点过分,何言风选择了再次沉默,开始干活,不再搭理孙鹏祥。

        主要是他觉得,继续挑拨孙鹏祥的神经,自己真的有可能会被打。

        打扫好了房间里面的地板,何言风又收拾了一下为数不多的几件家具。

        做完这些,他方才出了门,不过出门的时候,又遇到了孙鹏祥。

        “准备出去吃饭?”看到孙鹏祥还背着一个小挎包,俨然是一副“今晚有约”的模样,何言风明知故问道。

        恰巧碰到何言风也准备出门,虽然没有这个打算,不过孙鹏祥还是随口问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去?”

        大概知道孙鹏祥是准备干什么去的,何言风讪讪地笑了笑,“算了,我就不去做电灯泡了。”

        因为本来就没有打算邀请何言风,所以后者拒绝后,孙鹏祥也就顺坡下驴,没有再提这件事情。

本文标签:

上一篇: 餐桌下手指顶弄出高潮 颤抖的岳

下一篇:口述小说 真正换过妻的说说感受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