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揉胸吃奶 坐在上面慢慢摇

2022-07-01 09:35: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算上时差,他们抵达B市的时候,是B市的上午。 陈坚夫妇在闸口翘首而盼。 看见他俩出来的时候,李萌琦高兴地挥舞着双臂:“姜姜!姜姜!” 暮川夫妇刚刚举行过大

   算上时差,他们抵达B市的时候,是B市的上午。

    陈坚夫妇在闸口翘首而盼。

    看见他俩出来的时候,李萌琦高兴地挥舞着双臂:“姜姜!姜姜!”

    暮川夫妇刚刚举行过大婚,所以他们也不算很久没见。

    只是,当李萌琦发现,倪嘉树夫妇真的只有他们自己回来,没有带筠礼筠炎的时候,李萌琦的目光便透出满满的嫌弃。

    姜丝妤倒是张开怀抱要跟李萌琦抱抱。

    李萌琦却一脸失望地问:“你们没带宝宝啊?”

    姜丝妤愣了一下,继而大笑出声:“哈哈哈!没带,家里有育婴师,绾绾也会负责照看。现在宝宝们认人了,早上起来非要见到川川他们不可。”

    陈坚拍了拍妻子的肩:“不是才刚见过吗,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萌琦笑了下:“咱们走吧!”

    姜丝妤回头抱住倪嘉树的腰:“哎呦呦,我也有被萌萌嫌弃的一天。”

    倪嘉树笑:“想宝宝是正常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隔代亲?”

    四人一路走,一路聊,来到停车场后,等着保镖们推行李车过来,大家凑齐了,这就一块儿走了。

    全程高速,目的地是姜丝妤养母所在的医院。

    这一路,大家在房车里聊天,还会一起看筠礼筠炎的小视频。

    路过服务区的时候,保镖们去吃饭,陈坚也将准备好的保温饭盒打开,拿了六菜一汤出来。

    四人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还挺惬意。

    姜丝妤笑:“好喜欢这样的生活,我要是能早点退了,就跟萌萌一起带孙子,每天带着他们出来房车旅行,爽翻了。”

    李萌琦没心没肺地笑起来:“你这话我没法接啊!”

    姜丝妤一边喝汤,一边好奇:“嗯?”李萌琦双手做花朵状捂住自己的脸:“我要是支持你早点退下来,我女儿就是皇后,显得我有私心。我要是不支持你退,那你又要继续辛苦,显得我冷血。喂,你以后还是

    不要跟我说这么尴尬的话题了,我真的没法接,臣妾做不到啊!”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四人捧着碗狂笑不止。

    陈坚碗里的汤都要洒出来了,赶紧放下。

    倪嘉树一脸憧憬:“我觉得,筠礼筠炎上小学之前,我们还是有机会退休的。”

    那时候,四小只全都成长起来,变成了四大只,暮川身边才人济济,相信他也会愿意让他们退下来的。

    终于抵达姜丝妤养母唐燕婉所在的医院。


 

    唐燕婉嫁到罗家,当初先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因为倪家跟上面打过招呼,要照顾一下罗家,所以唐燕婉丈夫在单位的工作待遇还是不错的,有升迁的机会也是第一时间考虑他的成绩与能力,只要合格,就先紧着他升

    。

    不过唐燕婉的丈夫前年已经走了。

    如今一对儿女各有工作与家庭要照顾,基本上一周过来看她一次。

    她的病情,她的儿女都是清楚的,听说墓地也买好了,还是儿子开着车,带着唐燕婉亲自去选的。

    能把生死看的如此淡然,说明这一生,唐燕婉已经活的很通透了。

    站在病房门口,姜丝妤显的格外紧张。

    倪嘉树就站在她身边。

    上一次,最后一次见到养母,也是倪嘉树陪着她的。

    她敲了下门。

    里头传来唐燕婉虚弱的声音:“谁啊?”

    姜丝妤开了门。

    她小心翼翼往里头看过去,这是一间单独的病房,唐燕婉的子女一直在给她用最好的药,也努力给她创造最好的医疗条件,这一点,让姜丝妤还是比较欣慰的。

    她站在门口,望着病床上的老人。

    她还没说话,眼泪已经掉下来。

    等着老人的眼中也蓄满泪水,姜丝妤终于哽咽起来:“妈!”

    唐燕婉眼泪源源不断地落下。

    姜丝妤哭着走上前,坐在她的床边:“妈,我一直、呜呜~我一直关注你的情况,你这几年动了几次手术,我都知道,我只是没勇气过来看你,呜呜呜~妈妈~”

    唐燕婉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只是抱住了姜丝妤。

    哪怕她已经不是那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可是唐燕婉心里,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啊。

    姜丝妤眼泪收不住:“妈,是傅家对不起你!好在你后半生生活的这么幸福,弟弟妹妹们也对你好,妈妈,我早就想来看你了,呜呜~可我怕打扰你的生活,呜呜~”

    李萌琦在门口瞧着,忍不住哭起来。

    陈坚笑着给她擦眼泪:“泪点真低。”

    倪嘉树一直安静地立着。

    他是姜丝妤的守护神,什么时候她累了,哭了,难受了,只要一回头,第一眼看见的一定是他。

    唐燕婉给姜丝妤擦眼泪,虚弱地说着:“妈妈也想你。当初让你走,对你那么狠心,你不怪我了?”“我不怪你,”姜丝妤道:“我那时候太小,不懂。后来我有了孩子,我才懂,你是见我嫁的好,不想拖累我,不想成为我的负担,就让我一定要丢下你、忘了你,然后去过

    我的新生活。”

    这道理,还是傅小染去世之后,姜丝妤一点点想明白的。

    不然,唐燕婉没必要那么绝。

    她有一个宫爵府少夫人的女儿,对她往后的生活不是更有保障吗?

    可是她不能啊!

    罗家因为一点小事,就能让她男人跟她离婚,她婆婆跟公公的嘴脸那么现实市侩,万一搭上了宫爵府,肯定会想方设法把她女儿变成扶弟魔。

    所以她才会狠心,把姜丝妤的身世说出来,也在她跟倪嘉树走后,坦白地告诉公婆:她不是我女儿,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她不会再来找我。

    言外之意,就是让罗家人不要想着利用姜丝妤来过什么好日子。

    唐燕婉没想到,有生之年,大女儿居然能领悟她当初的苦心。

    她抱着姜丝妤,一点点闭上眼睛。

    她嘴角弯起,一脸幸福地,离开了。

    当养母的手臂从她背上滑下来,姜丝妤心知她走了。下一刻,她痛哭出声。
 

   唐燕婉离世,医院通知了家属。

本文标签:

上一篇:老肥岳黑色湿 你下面的嘴巴比你上面的诚实

下一篇: 男同桌解开我胸罩吸我胸 翁熄系列36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