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将军咬下肚兜要了她 女警丰满高潮粗大呻吟小说

2022-08-05 09:28: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是。” 宋主簿一头雾水的过来,不明白宋老爷为什么这时候丢下白县令跑到隔壁来与他私会,不,是私见。 宋主簿此时不太想和白善做对,觉得把人晾在书房太久不

    “是。”

    宋主簿一头雾水的过来,不明白宋老爷为什么这时候丢下白县令跑到隔壁来与他私会,不,是私见。

    宋主簿此时不太想和白善做对,觉得把人晾在书房太久不好,因此提醒道:“伯父,让白县令他们在那边久等不好吧?”

    宋老爷抬起头来看他,“你倒是挺为白县令着想的。”

    宋主簿微微蹙眉,直觉这话有些不太好听,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异,只能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向宋老爷。

    宋老爷垂下眼眸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放下茶杯后才问道:“三郎啊,说起来我们才是一家人,刚才白县令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他想要的可不是盐场,而是我们宋家的田地,所以你给伯父交个底,大家洼那边的盐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宋主簿精神一振,想到他前不久才偶然听到的消息,不由压低了声音道:“听说白县令得到了一个新的制盐法子,不用煮盐,不费柴薪,也能得到海盐,而且产量还不低,现在大家洼那边库存的盐已经足够给刺史府交差,甚至还有多余的呢。”

    宋老爷一下握紧了手中的茶杯,问道:“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宋主簿皱眉,“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伯父,那白县令和路县令不一样,他身后还站着太子,我们还是别和他硬碰硬了。我听人说,他打算关了龙池盐场,在那边建渡口呢。”

    “我们安排在盐场里的人全然没用了,若是还和他作对……”他顿了顿后道:“我们好似也没办法和他作对了,他要是关了龙池盐场,我们总不能还煮盐吧?”

    没有县衙背书,那可就是私盐了,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宋家在北海县还没这样的本事,私自大量的煮盐还能瞒住,白善自己也不是瞎子。

    宋老爷定定的看着宋主簿,直看得宋主簿浑身不自在,他动了动自己的身子,避开宋老爷的目光,问道:“伯父,您到底怎么了?”

    宋老爷看了他半晌,最后扯起嘴角一笑,“没什么,白县令果然厉害,够沉得住气,手上有这样的好东西竟然舍得现在才拿出来。”

    本事更大的是,他还能把太子请来给他撑腰,要不是京城的贵人到来,就算他手里有新的制盐法,宋老爷也能向青州城那边砸钱,就算不能和白善相抗,至少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被杀得片甲不留。

    甚至连自家的侄儿都背叛了自己。

    宋老爷盯着宋主簿道:“三郎啊,你是我们宋家费了好大的力气推到主簿这个位置上的,不论到了何时,你都要记住,你是宋家的人!”

    “伯父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自然不会忘了自己姓什么,难道您还怀疑我数典忘祖不成?”

    宋老爷哈哈大笑起来,起身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莫要多想,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今日过寿,又见识了白县令的年轻有为,心中一时感慨罢了,也不知我宋家什么时候能出个这样的人物。”

    那可难了,人白善还是世家子呢,他们宋家连人家家世的边都没摸到。

    宋主簿垂下眼眸乱想着,宋老爷已经收回了手,将手背到身后,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走吧,去见一见我们这位白县令。”


 

    白善和方县丞正在书房里喝茶,对于主人消失这么长时间,他一点儿也不着急。

    方县丞却有些不安,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回头看向白善,“大人,驸马和殷公子在前面会不会等急了?”

    白善只抬头往外看了一眼便道:“放心吧,不会急的,一整天的时间呢,这才哪儿到哪儿。”

    说是一整天,但谁来贺寿还真过一整天才走?

    大多数不都是吃了一顿饭就走吗?

    这都过了午时多长时间了……

    方县丞正有些焦躁不安,宋老爷带着宋主簿回来了。

    这一次宋老爷要干脆得多,笑着和白善道:“县令的意思老夫明白了,您说的是,作为北海县土生土长的人,北海县有所需,宋家必倾尽所能。”

    白善一听,大喜,笑道:“宋老爷大义,北海县的百姓都会记得宋家和宋老爷做的贡献的。不过您放心,陛下和朝廷都是有规定的,朝廷和当地衙门和士绅赎买土地都是有公文的,本县一定不会委屈了宋家和宋老爷,所赎买的土地皆按照市价给付如何?”

    宋老爷扯了扯嘴角应下。

    说是按照市价,但市价多少却是没有定数的,北海县穷,土地比较稳定,很少流转的。

    更不要说像宋家这样大片大片的田地了。

    他们家之所以能有此规模,便是在前两任县令在时花钱买进了大量的荒地开垦。

    荒地和露地不一样。

    露地是从未被耕作过的土地,荒地是以前耕作过,后来因为失去了主人而荒废下来的土地,一般又被县衙收回去了。

    但收回去的土地大多数还是会交给所辖的里正和村庄,等他们有男丁成年了便分下去。

    七里村里周四郎他们分的荒地就是这样的。

    七里村以前经过灾祸,死了不少人,加上前朝战乱丢荒的土地,有些荒地看着就和露地一样,全是杂草。

    周四郎等人成丁后,村里会组织开荒,将那些荒地开出来后分给他们。

    而北海县很多好位置的荒地都叫宋家和赵家等几个比较大的姓氏占了,前面的县令不太注意,大量的卖出荒地,让现在的白善想分地给成丁的百姓只能去分不太好的荒地,甚至是开垦从未耕作过的露地。

    他要从别的地方迁移人口过来,承诺了给人田地,那拿出来的田地就必须能够种出粮食,太差了,不说坑人,万一来的人一看见那地转身就走怎么办?

    所以他需要不少数量的田地。
 

  白善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先从宋家身上扯下一块肉来,这样其他家才会主动割肉给他呀。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一攻多受H嗯啊巨肉寝室 在车里 你下水好多

下一篇:一女多男强h黄暴重口 用力…深点灬用力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