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女多男强h黄暴重口 用力…深点灬用力

2022-08-05 09:29: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宋老爷心中在滴血,只是对着白善也只能扯出笑容来,俩人言笑晏晏,根本看不出一点儿矛盾来。 这个寿辰过得宋老爷是头痛心疼,特别是心,只要想到那大片大片才被耕作了五六年的

   宋老爷心中在滴血,只是对着白善也只能扯出笑容来,俩人言笑晏晏,根本看不出一点儿矛盾来。

    这个寿辰过得宋老爷是头痛心疼,特别是心,只要想到那大片大片才被耕作了五六年的田地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

    那田那地养了五六年,可才刚刚养好呀。

    哪怕这一场寿宴有公主和驸马参加,不仅是北海县,还是青州城的头一份,他也实在高兴不起来。

    但他心里再不高兴,当着人前的面,他还是热情的将公主驸马和白善周满送到大门外,眼含热泪的目送他们离开,在其他人眼中,端的依依不舍,感情深厚。

    宋大郎却很敏感的感觉到父亲的情绪不对,伸手扶住他的胳膊,低声唤道:“父亲?”

    宋老爷收回了目光,对宋大郎微微点头道:“去送其他客人离开吧。”

    宋大郎应下,扶着宋老爷去送其他客人。

    其他人都在惊叹于宋老爷的面子,艳羡不已,“宋老爷真是好排面啊,连公主都来给宋老爷祝寿了。”

    “是啊,是啊,宋老爷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乡亲啊。”

    宋老爷心头滴着血的应付着,等把所有人送走,他才回到正院就倒下了。

    宋家人大惊,连忙扶着他上床躺下,宋大郎转身就要派人去叫大夫,宋老爷伸手叫住他,阻拦道:“我没事,就是头晕一下,别忘了周满是干什么的,你这时候请大夫,明日县衙那边就都知道了。”

    宋大郎:“……那以后我们家人生病还不能请大夫了?”

    “能请,但不是现在,不是今日,”宋老爷缓了一口气道:“这不仅是给白县令看,也是给赵家,给整个北海县的人看的。”

    不然才送完客人他就病倒了,外头还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子呢。

    宋家已经丢了里子,不能连面子也一起丢了,两样总要保住一样。

    白善神清气爽的回到家门口,还要请白二郎和明达公主,“晚上在我家吃饭吧,我做东,直接从饭馆里点菜。”

    白二郎眼睛微亮,“喜事?”

    白善矜持的颔首,“大喜事。”

    进到自家门内,白善彻底放松下来,高兴的与他们道:“我今天的目的达到了,宋老爷答应让县衙赎买回一批田地。”

    周满也很高兴,“我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还邀请了不少人过段时间来医署里听我讲课,宋太太还说要给医署捐一批药材呢。”

    俩人对视一眼,皆愉悦的笑了起来。

    白二郎看不过眼,抖了一下后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道:“你们这是坑了宋家多少东西啊?”

    周满挥手道:“我是没有多少的,他们捐的药材不会多贵的,不过我的主要目的在人,在传播医理,并不在意那点药材。”

    白善坑的就多了,他笑眯眯的道:“现在议定的是十六个村里大概四百亩左右的田地。”

    周满一愣,“这么多地?都是他们家开荒出来的?”

    白善点头,“这只是一部分而已,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多的了,再多宋家恐怕宁愿和我撕破脸皮也不给了。”

    所以他很懂得适可而止。


 

    当然,宋家既然愿意为北海县做出贡献,之前把持龙池盐场的事自然也翻篇了。

    白善总算开始处理龙池盐场的后续,他直接关闭盐场,派人去将盐场里的灶台全拆了,然后将盐场里的房间和库房全都整理出来,之后建渡口,这些都还能用。

    龙池那边的村民和长工没想到县令竟然会关闭盐场,一时如遭雷劈。

    本来他们还以为是他吓唬他们的,可看到来的衙役将灶台也拆了,一时忍不住了,跑进县城里找宋老爷,“宋老爷,盐场怎么能拆呢?拆了盐场我们上哪儿干活去?”

    “是啊,宋老爷,我们可是听了您的话才罢工不做的,现在白县令将盐场拆了,那我等怎么办?家里还等着我们拿工钱回去买米下锅呢。”

    大家鼓噪起来,才舍出去一大片家业的宋老爷直接气病了,宋大郎也急得团团转,问道:“父亲,这事儿怎么办?”

    宋老爷看他这样不由更生气,“你一把年纪了就不能有自己的主意吗?问我怎么办?你怎么不去问白县令怎么办?他也就比你儿子大几岁,他都能从你老子手上抢走这么多地,你怎么连几个混子都打发不了?”

    宋大郎:……

    宋老爷骂完了,见他还杵着,便挥手道:“将他们赶走,就说盐场的管事们也都被革了,盐场是县衙的,不是我宋家的,自然是白县令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的。”

    他顿了顿后又道:“告诉他们,我们家的地里还缺长工,也没要是实在找不到活儿干,就来我们家做长工,让他们放心,我们宋家给的工钱不会少了。”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多简单的事?

    宋大郎领悟后出去交涉,将人都打发走以后才回去回禀。

    宋家距离县衙又不是很远,巡街这样的事又是董县尉手底下的衙役们干的,所以没多久白善就从董县尉那里听说了这件事。

    他摸了摸下巴,和董县尉道:“告诉留在龙池那里的衙役们一声,让他们传出话去,县衙对龙池另有安排,之后会招募大量的工人,工钱不少。”

    他本来就缺人,怎么可能让宋家再把人搜罗去当长工?

    就算要当长工,那也该是给他、给县衙当的。

    董县尉应下,又禀告道:“大家洼那边来了信儿,说宁御史守着的那块盐田已经晒出盐来了,他要带那些盐走。”

    白善微微蹙眉,片刻后释怀,“让他带,做好记录就行。”

    正好他现在缺钱,急需要卖盐,有宁御史带着盐出去宣传更好不过了。

    宁御史没想到白善打的这个主意,他此时细致的将自己晒出来的盐装在细布袋里,然后让侍卫们将盐抬到马车上,给周立威签字画押后抬头打量了一下对方。

    他伸手拍了拍黑黝黝的周立威,含笑道:“小子,你运气好,将来前途无量啊。”

    周立威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宁御史看着他的表情,只觉得他傻人有傻福,但这段时间他与周立威同吃住隔壁,知道他做这盐场管事有多辛苦,有此前程似乎也是应该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 将军咬下肚兜要了她 女警丰满高潮粗大呻吟小说

下一篇: 疯批小黑屋play片段 张开双腿扒开花蒂打肿花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