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入室强制侵犯AV 高H全肉污文play

2022-08-05 09:30: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他道:“可你们二人能力都不错,也不贪赃,他们怕是很难在公事上攻讦你们,那便只能从你们家里边入手了。” “你的家族,周满的家人都是很好的突破口,至善,有心算

  他道:“可你们二人能力都不错,也不贪赃,他们怕是很难在公事上攻讦你们,那便只能从你们家里边入手了。”

    “你的家族,周满的家人都是很好的突破口,至善,有心算无心是很容易成事的,从今日开始你们要开始小心了。”

    白善略微回神,拿不定主意宁御史是在提醒他,警告他,还是别的意思,所以他不动声色的笑道:“宁御史玩笑了,我那四舅兄只是将家中种植的多余药材卖出去,再顺便帮乡亲们买卖些别的东西,他又不是专门的客商,哪里会做这种生意?”

    “是吗,只是我在京城总听说周大人的兄长生意做得极大,原来是谣传?”

    白善肯定的点头,“就是谣传。”

    宁御史笑了笑,暂时略过这个话题。

    白善回到县衙便进了办公房沉思。

    董县尉下衙回家时见他还留在办公房,不由敲了门探头进去,问道:“大人公务很忙?”

    最近不是已经闲下来了吗?

    县令又把一部分县务交给了方县丞和他,按说这会儿不该忙了呀。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放下笔,将写到一半的信折起来塞怀里,招来一个衙役道:“将笔洗干净了。”

    董县尉总觉得县令的心情称不上好,摸了摸鼻子,跟在他身后一起往外走。

    白善回头看他,“我回家。”

    董县尉愣了一下后道:“下官也回家。”

    白善就抬了抬下巴,董县尉便尴尬的一笑,转身朝县衙大门去,他这不是跟习惯了,一下没改过来吗?

    白善从县衙的小门回家,白二郎他们都在,崔瑗住在靠近小门的位置,出来散步时看到白善一脸沉思的模样,大喜,上前问:“郎主可是有什么难处?”

    白善看见他,略一挑眉,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是有幕僚的人,想了想后笑道:“还好,做决策并不十分困难,只是要实现会耗费一定的力气,事情也繁琐,所以有些头疼罢了。”

    崔瑗立即道:“崔某愿为郎主效劳。”

    白善就把他带上了,他是幕僚,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要了解的。

    他将崔瑗介绍给白二郎他们认识。

    白二稀奇的看着他,“之前我们住在县衙后院并没有看到崔公子啊。”

    白善:“……我一开始想着太子也要住在此处,连我和满宝都搬出去的,院里的其他人自然也搬出去了。”

    只是最后太子没住,所以白善和周满才没搬,崔瑗也就在白二郎他们搬走后住了回来。

    白善将写到一半的信给周满看,道:“你们也知道,北海县官盐过不了多久就会闻名天下,我家里的情况你们多半还不知道吧?”

    这话主要是冲崔瑗说的,他道:“我出身陇州白氏,是旁支,一旦晒盐法闹开,我或许会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在我这里找不到口子,只能从我族中寻找。”

    崔瑗有些紧张,连忙问道:“郎主和本家关系如何?”

    “一般一般吧,”他道:“虽然这几年联系多了一些,但少有见面,而且我家如今主要居于京城,更早一些则是住在绵州。”


 

    崔瑗一听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一般一般啊,分明是很差嘛。

    “那他们威胁不到郎主。”

    白善颔首,“是威胁不到,但该做的提醒还是要做,”白善看向周满,“我打算给祖母写信,只是这晒盐法和盐政有变的事还不能从我们这里传出去,所以……”

    所以他要找什么理由呢?

    崔瑗想了想后道:“太子巡察吏治并不是秘密,来青州更不是秘密,何不以此事为借口?”

    白善觉得这个理由不错,欣然采纳。

    等送走崔瑗,只剩下他们五人时,其他四人就一起看着白善。

    白善回身看他们,挑眉,“看我做什么?”

    殷或喝茶不说话,白二郎就嘿嘿笑问:“你这是在考你的幕僚?这样的理由我都能找出来,你能没想出来?”

    满宝也嘿嘿笑:“难为你还装作一脸苦恼为难的样子。”

    白善:“……我是真的苦恼。”

    “啊?”周满疑惑的看向他,殷或也好奇的抬起头来。

    白善就叹出一口气道:“倒不是因为白氏,而是因为你家。”

    周满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家?”

    “对,”白善坐在她身边道:“我和本家关系一般,甚至不睦这样的事并不难打听,他们能给我找的麻烦,恐怕也就是撺掇着族里人找上门来邀利,但你不一样。”

    周满问:“我家的问题……四哥手里的商队?”

    “不错,”白善道:“虽然四哥已经压着商队的规模,但每年赚的钱还是一年多过一年。”

    从周满每年分到的钱就可以看出来。

    “即便我们说他卖的多是地里和村里的产出,也属于农作物,但规模过大还是会被认定为商籍,”白善道:“现在周家不仅是你当官而已,还有立学和立固,三娘和立如,将来还会有立重和立威,甚至四哥的孩子将来也会走仕途,所以家里是一定不能落商籍的。”

    虽然周满和周立如已经出嫁,对她们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周家一体,尤其周满和周立如对家里的感情都很深。

    所以这种事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他道:“四哥最好把手里的商队交出去。”

    周满转了转眼珠子,“比如和你们家的商队一样记在别人的名下?”

    白善眼中闪过笑意,颔首道:“对。”

    “但你们家没有世仆,现采买的下人肯定不能信任,就算你们留下他们的家人,又有对方的卖身契还是会有风险,所以只能交给亲族。”白善道:“或者从七里村选一户亲近的人家来帮忙,或者……”

    他看向满宝,满宝也抬头看向他,眨眨眼,“全部交给立君?”

    白善眼中闪过笑意,颔首道:“不错,其实长远来看,交给亲族比交给立君要更好,出嫁女很少插手娘家的财政生意的,但你们家有些不同。”
 

  一般来说,女子在出嫁时会继承一些家产——嫁妆,就当是她分家出去了,就算是世家大族家大业大,女儿出嫁后也不会让他们再插手家中的财政。

本文标签:

上一篇: 疯批小黑屋play片段 张开双腿扒开花蒂打肿花唇

下一篇: 收养 H 斗罗大陆穿越h爽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