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收养 H 斗罗大陆穿越h爽文

2022-08-05 09:31: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但周家不一样,周立君还没出嫁时就有了自己的私产,且她的私产和周家的产业勾连在一起,在她出嫁后也没有分开,到现在,生意做大,就更难分开了。 现在周家的总账目都还是她在管

    但周家不一样,周立君还没出嫁时就有了自己的私产,且她的私产和周家的产业勾连在一起,在她出嫁后也没有分开,到现在,生意做大,就更难分开了。

    现在周家的总账目都还是她在管着呢。

    所以白善来回对比后道:“不管是从关系上,能力上,立君都是最好的。”

    而且向铭学的人品能力摆在那里,显然比七里村的亲族更适合。

    周满想了想,也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于是也坐到了书桌前打算写信。

    白善就给她摊开纸,又拿出墨条来研墨,兴致勃勃的道:“来,我伺候你写信。”

    周满接过他递过来的笔,问道:“若是立君挂名所有的生意,那以后商队岂不是想做什么生意都可以了?”

    白善想了想后道:“只要四哥他们能拿到资质。”

    周满便嘿嘿一笑,一边写信一边道:“去年郭小将军给我们来信,说我的成药特别好用,想要代军中大量采购,于是我给他推荐了济世堂的郑大掌柜。”

    “但书信往来了两次,这门生意总是谈不下来,归根结底就是没人能将做好的成药送到西域,济世堂派人专门送去花费太大,药价也会大幅上涨,”她道:“郭小将军的人也不能和京城这边私自联系,本来交给四哥是最好的,由他送到草原或者西域,再由郭小将军派人到沙漠边上取是最好的。”

    但成药量大,涉及的金额大了,周四郎就不能随意带着进出关了,多来几次,账上的钱多了,肯定会被查户籍的。

    如果生意都放在周立君名下,周四郎只是作为一个管事去押送货物的话,那能做的生意就多了。

    像这种成药,只要济世堂打个招呼,缴足商税就可以进出关了,很简单。

    白善道:“连我们北海县的咸鱼也能通过四哥他们的手出关去。”

    周满:“……你想把咸鱼卖到草原和西域?”

    白善颔首,“你不觉得咸鱼和他们很配吗?”

    他道:“那边缺盐,每次做菜时只要撕下一些咸鱼放菜里就有味儿了,盐不能多卖往草原,但咸鱼的限制要少很多。”

    周满,“那可得小心有人接着咸鱼走私盐。”

    白善颔首,“我也有此顾虑,但不能因噎废食,当下最要紧的是将咸鱼卖出去,还不能压低价。”

    他有心让渔民们的日子好过一些,所以想提高一下咸鱼的价格,他道:“除了草原和西域,还有一些少盐,盐贵的内陆之地也是好地方,可惜我所知地方还是太少,回头等见到了唐学兄请教请教他。”

    周满点头,一边写信一边问:“这会儿唐学兄他们到哪里了?”

    白善想了想道:“还在登州吧?”

    他预估的不错,此时太子就站在登州的海边望着远方,唐鹤和夏御史走到他身边,提醒道:“殿下,时间不早,我们该走了。”

    太子却没动,而是指着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海问,“对面就是新罗和百济?”

    唐鹤道:“理论上来说,对面是的。”

    太子瞥了他一眼,转身下了这块大石头,回到路上后上马,“走吧,我们快马回去。”

    说是快马就是快马,他们一路过来时不说慢悠悠,但绝对是到了城池就停下巡察一下,但回去时,他们几乎不多做停留。


 

    等他们回到青州城时也才六月十八。

    太子换了衣服梳洗过后就问来请安的郭刺史,“白善将官盐上交了吗?”

    郭刺史愣了一下后摇头,“没有。”

    他解释道:“六月过去前都在时间允许范围内。”

    不过太子不提他都还没留意,虽说七月之前都不算误时,但那届县令会在有足够官盐的情况下还一直拖着不给?

    现在已经过了六月十五了呀,白善一点儿都不着急吗?

    郭刺史不由看向太子。

    太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哼笑了一下,吩咐道:“派人召他来青州城吧,就说孤回来了,要见他。”

    郭刺史应下。

    白善收到刺史府的信,立即派人去大家洼传话,“让周立威将盐运来,”他强调道:“亲自运来!”

    白善将崔瑗派过去帮忙。

    涉及官盐的事就没有小事,崔瑗精神一振,问道:“要运多少?”

    白善想了想后道:“能运多少就运多少。”

    崔瑗一听,将县衙里能抽调出来的车都带去了大家洼。

    周立威将库房里大半的盐都装上了,由士兵和衙役们一起押送着往县城去,罗巡检则带着剩下的士兵看守盐场。

    周满看到这么多盐,便猜出太子估计要离开,于是道:“我也要去一趟青州城。”

    就医署的事和太子说说话,顺便送送人。

    明达和白二郎就更要去了,于是第二天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殷或看了眼跟在后面的长长车队,收回视线后问白善,“你想好怎样出手剩下的官盐了吗?”

    白善道:“既然去了青州城,自然是卖给青州各县了。”

    太子来的时候是悄悄来的,但他这段时间去了青州不少地方,又去了莱州和登州,再要离开时动静就大了。

    郭刺史见这么多县令都想亲自来送太子,他也不厚此薄彼,直接给所有县令送信,让他们来送信,顺便表达一下对太子的重视。

    除了给刺史府的官盐外,剩下的盐是给其他县的。

    和北海县不一样,也就县要么产盐量不高,要么干脆就不产盐。

    那些县衙每年都要从外地调拨官盐的,说是调拨,其实也是要给钱的,相当于购买。

    各地官盐要由官府出面和盐场或其他官衙购买,然后放到盐铺里售卖。

    不由官府控制的盐在市面上悄悄流通,那便是私盐了。

    官盐,即便是官衙之间买卖,那也是不便宜的,他可是指望着这笔钱充盈县衙的库房,还得支付和宋老爷赎买土地的钱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入室强制侵犯AV 高H全肉污文play

下一篇:小妖精你的好紧好浪h 要喷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