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妖精你的好紧好浪h 要喷了

2022-08-05 09:32: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白善探头往下看了一眼便道:“将该给刺史府的那一份带上,走,我们去刺史府。” 明达和白二郎已经直接去刺史府里找太子了,白善他们押送盐要慢一点儿,到了之后直接找

  白善探头往下看了一眼便道:“将该给刺史府的那一份带上,走,我们去刺史府。”

    明达和白二郎已经直接去刺史府里找太子了,白善他们押送盐要慢一点儿,到了之后直接找的郭刺史。

    郭刺史便也去看官盐交接。

    本来这是小事,不足以让郭刺史亲自出面的,但这一批官盐有些特殊,加上太子此时就住在刺史府里,他就亲自来看了。

    郭刺史站在一旁看着书记员打开盐袋检查质量,记了一个上等后便称重让人扛进库房。

    因为运输途中会有损耗,所以白善特意多装了十几斤的盐,称到最后,还余下九斤多的盐,差役们盛在布袋里还给北海县的人。

    北海县的衙役看向白善,白善微微颔首,冲他们道:“拿回去交给崔先生入账。”

    衙役应下。

    郭刺史微微挑眉,和白善笑道:“白县令倒是规矩森严。”

    白善恭敬的道:“涉及盐税,下官不敢轻忽。”

    郭刺史便看向院中的差役,敲打道:“听到白县令的话了,盐税大事不得轻忽,以后我们便是不亲自盯着,也要账目清晰,不得糊弄。”

    差役们连忙应下。

    等他们将官盐入库,郭刺史这才问白善,“听人说你这次带了许多官盐过来?”

    “是,”白善道:“北海县贫穷,既要修路也要修水利,又缺田地,因此需要很多钱,刺史大人也知道,北海县除了盐,现在也没别的能拿得出手,所以下官只能在这上面找补回来。”

    郭刺史不管心里信不信,反正是点头了,还提醒了一句,“寿光县县令也到了,他也住在驿站中吧?”

    白善低头笑道:“臣还没来得及去拜访其他同僚。”

    这就是他喜欢住在驿站里的原因了,难道白善没钱在青州城买房子吗?

    不过是因为住在驿站里行事更方便罢了。

    他先去求见了一下太子,太子正忙着,所以没空见他,他就高兴的回驿站去了,顺便在路上拎了一壶酒。

    周满看见酒就盯着他看。

    白善立即道:“不是我喝,是要请其他县令喝。”

    除了路县令外,也就博昌的孙县令在青州城里有住处,不过或许是考虑到其他同僚都住在驿站里,消息更灵通,所以孙县令也不住到自家的别院,而是也挤进了驿站。

    这倒是方便了白善。

    白善叫人搬出一袋官盐来请他们品鉴。

    衙役用盘子挖了一盘官盐就端上来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六人就一起看着桌子上的这盘白花花的盐。

    孙县令用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颗粒很均匀,看颗粒大小,可排在中上,他问道:“这就是晒盐法晒出来的盐?”

    白善颔首,问道:“农忙在即,正是卖力气的时候,诸位大人不趁机进一些官盐吗?”

    几位县令对视一眼,问道:“你们北海县能供的上这么多盐?我记得以前你们北海县的产出只够本县和临淄县千乘县吧?”

    白善道:“盐场扩大了,虽说有些紧张,但你们要,我挤一挤还是能挤出来的。”

    其他五位县令怀疑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下后问道:“都是这样的质量?”

    白善道:“不敢保证一定一样,但能保证一定合格,就是下等盐,质量也在以前的上面。”

    博昌县令沉吟,“作价几何?”

    白善微微一笑道:“价格还和以前一样。”


 

    便有人看向千乘的县令,道:“这样不妥吧,以前你制盐还需要烧火,消耗木柴,但现在可是直接晒出来的。”

    白善便一脸严肃的道:“现在是不需要消耗木柴了,但耗费的人力也更高了,而且我们还要开垦盐田,挖沟渠,耗费的材料也不少,又占去了不少土地……”

    “两下一抵充,其实成本是差不多的。”

    当时郭刺史只带了路县令去北海县,虽然其他各县县令早听说过北海县的盐场现在不是煮盐,而是晒盐了,却不知道具体要怎么操作,所以白善这样说,他们虽然有所怀疑,但找不到证据。

    白善提醒道:“你们从别的地方进盐也是这样的价钱,还要自己运输,我们同为青州人,路途短,花费不更低?”

    “不,”寿光孙县令道:“寿光从齐州购盐不仅路途更近,官道也更好走。”

    白善略一想还真是,北海县近海,太偏了,好似离寿光县还挺远。

    白善一脸纠结的样子,沉默了半天后咬牙道:“行,那我就便宜些。”

    大家一起坐直了身体,问他,“便宜多少?”

    白善道:“一斗,我给你们少算两文钱。”

    孙县令便往后一靠,“白县令,你这也太小气了。”

    其他县令也歇了那口气,应和道:“就是,就是,一斗才两文钱。”

    白善道:“现在刺史府并没有让降低盐价,我现在少的可都是诸位赚到的。”

    “那也太少了,从寿光到北海县要走好长的路呢。”

    白善道:“积少成多,谁家县衙去进官盐不是用车拉着的,这都多少斗了?”

    其他县令一口咬定,“不行,太少了。”

    白善就问,“那你们说多少?”

    五位县令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脸皮最厚的博昌县令道:“一斗少十文!”

    白善:“……您抢劫呢?这不行,我最多给你们三文。”

    孙县令:“十文不算多了,白县令,你想想你以前只能供两个县的官盐,现在一下提供六个县,这就多赚了多少,你吃了肉,也得给我们喝汤不是?”

    “你们也不能光看着我赚钱,看不到我花钱啊,”白善道:“为了建盐田我花费了这么多人力和地力,不得往回买粮食?到时候你们粮食能少我吗?”

    “哎呀,粮食和盐不一样,盐是官盐,粮食却是要和粮商们买的。”

    “是啊,是啊。”

    “所以诸位大人也体谅体谅我,一斗少十文钱,那可都是盐场长工们的血。”

    “罢了罢了,大家都各退一步,一斗少七文如何?”

    白善:“五文!”

    大家为了那两文钱磨了半天,最后还是孙县令他们退了一步,主要白善砍价的时候表现得一点儿也不像是世家公子,不就两文钱吗,用得着那么墨迹?
 

白善让人去拿了笔墨纸砚来写合约,“诸位看何时支付定金和尾款?”

本文标签:

上一篇: 收养 H 斗罗大陆穿越h爽文

下一篇:和男朋友亲热完腿软 过来跪下给我用嘴含着H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