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男朋友亲热完腿软 过来跪下给我用嘴含着H

2022-08-05 09:32: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孙县令问,“这一次白县令带了多少盐来?” 白善笑道:“不多,但也足够几位的第一批货了。” 几位县令私底下商量了一下,和他道:“等我们下次派

    孙县令问,“这一次白县令带了多少盐来?”

    白善笑道:“不多,但也足够几位的第一批货了。”

    几位县令私底下商量了一下,和他道:“等我们下次派人来拿货时交货款。”

    白善并不怕他们赖账,盐这东西每天都要用的,各县官衙每隔三月就要进货一次,一次不给,难道他不能卖给别的县衙吗?

    除了必须提供给刺史府的官盐外,和其他县衙的交易都是自愿的。

    孙县令他们也没想赖账,和白善定好合约后便笑道:“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出去一起用个晚饭?”

    驿站的饭菜不香吗?

    他还从外面买酒了,就不能在驿站吃吗?

    几位县令已经道:“白大人,我们今日都是大出血,只有你赚了钱,这饭资……”

    大家正撺掇着让白善请客,一个侍卫蹬蹬的找上来,冲着白善抱拳道:“白县令,殿下召见。”

    县令们立即严肃起来,和白善道:“白县令先忙去吧,我们回头再聊。”

    白善也连忙起身,和大家团团行礼过后便要和侍卫离开。

    侍卫道:“还有周大人和殷公子,殿下在等着呢。”

    白善便去楼上请周满和殷或下来。

    孙县令等人目送他们离开驿站,眼中有些羡慕,“应该是好事吧?”

    “总不会是坏事吧?”

    “但那侍卫看着很严肃啊。”

    周满也觉得侍卫很严肃,于是问他,“太子心情如何?”

    侍卫瞥了她一眼后道:“殿下在酒楼里等你们。”

    那就不是坏事了,她送了一口气,因他是东宫侍卫,俩人也算熟悉,便道:“那你何故板着一张脸?”

    侍卫脸色更冷了,“我本就如此,废话少说,赶紧的吧,殿下要等急了。”

    说罢打头走在了前面,将他们领到酒楼就指了楼上道:“三楼。”

    不用他亲自带人,掌柜的知道他们是太子的客人,立即弯着腰来请人。

    包房里,白二郎和公主也都在,但唐鹤和两位御史都不在,也不知道太子这请客的人选是怎么选的。

    三人进去后和众人行礼,在剩下的三个位置上坐下。

    太子道:“孤后日一早便启程离开,盐场上的事你们多费心。”

    他并不拐弯抹角,在他看来,坐在这房间里的都是自己人,殷或算半个自己人,但他父亲是殷礼,是皇帝的心腹,他现在做的事并不惧皇帝知道,所以不必隐瞒他。

    虽然白善和周满从不觉得自己是太子党,奈何太子不这么认为,他对白善道:“晒盐法对江南盐税很重要,如今适合大规模晒盐的地方,除了青州便是莱州和登州一带了,孤去看过,两州的吏治还算清明,过一段时间他们会派一些人过来北海县,到时候你教他们怎样晒盐。”

    他道:“一旦江南盐场震动,所需的盐不是北海县一地能出产的。”

    白善应下,问道:“臣是要免费教吗?”

    太子就看向他,“你可以要东西,自己去谈。”

    白善就有些兴奋,然后压低了声音问,“他们知道江南盐场会有变吗?”

    “孤没有露过口风。”

    白善就明白了,他们估计不知道,这就是信息的不对等了。

    太子不知道他心里在憋着什么坏主意,也不想知道。他只要不知道,那这件事就跟他没有关系。

    所以叮嘱完白善,他直接就扭头和周满道:“明达留在此处,你多关照她的身体。”


 

    周满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

    太子感受了一下青州的夏天,心里其实是很有意见的,但这会儿天气更热了,再让明达赶路回京城只会更折腾,因此他对明达道:“回头让白善他们给你寻摸些山里的好地方,看有没有现成的避暑别院,买一栋,这青州太热,你别来避暑反而中暑了。”

    明达抿嘴一笑道:“不会的,太子哥哥放心。”

    太子一点儿也不放心,但明达坚持留在此处,他也没别的办法。

    他还要去别的地方巡察呢,并不能带着她。

    既然已经交代了要照顾明达,太子干脆就又多叮嘱了一句,让周满多照顾一下殷或。

    白二郎就抬起脑袋来眼巴巴的看着太子,太子看见了,顿了顿,还是道:“也多照顾一下驸马。”

    白善和周满就一起扭头去看白二郎,眼中有些嫌弃,但还是应了下来,还安慰太子,“殿下您就放心吧,白二是我们的师弟,我们还能不照顾他吗?”

    太子很放心,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不过是白嘱咐几句罢了。

    吃过饭,太子便带着明达回刺史府,白善和周满特别贴心的将人送到刺史府的大门,目送人进去了才转身回驿站。

    才到驿站门口,他们就看到边上的墙角下站出一人来,几人吓了一跳,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明理:……

    他瞪着大眼睛看了白善他们一眼,行礼道:“白公子,我家老爷在此。”

    连鬼都不怕,为什么要怕他这么个人?

    白善三人这才看到抱着双臂靠在墙上的唐鹤,因为他整个人站在阴影里,此时天又有些黑了,所以大家一时没看见。

    白善和周满松了一口气,抱怨道:“唐学兄,您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你们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小了?以前敢深夜抓鬼,还敢反杀刺客,这会儿连个站着的大活人都怕?”

    白善道:“任是谁冷不丁的看见一人突然出现也要被吓一跳吧?不信你问殷或。”

    殷或就有点儿纠结,他是说怕呢,还是说不怕呢?

    唐鹤就扫了殷或一眼,然后道:“他不怕。”

    白善和周满:……

    俩人一起扭头瞪他,殷或便试探性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怕?”

    白善和周满便收回目光看向唐鹤。

    唐鹤不理俩人这个目光,直接略过这个问题,道:“找你们说说悄悄话。”

    既然是悄悄话,那就不能去酒楼饭馆茶楼一类的地方了,白善想了想后道:“我记得再过去几条巷子有一条街,那条街上住着的都是富贵人家,街道宽敞,但人少,没商铺,我们去散散步?”

    唐鹤瞥了他一眼道:“不用,直接去你们的房间就好,难道在驿站里还能叫人偷听去吗?”
 

本文标签:

上一篇:小妖精你的好紧好浪h 要喷了

下一篇: 玉势推入她身体 主动捧着奶头送到他嘴边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