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被蹂躏得欲仙欲死视频 一个女的多个男的参加的运动

2022-08-05 09:34: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住在驿站最不好的便是这一点,同一栋楼里只要有人起了,动静大一些就会被吵醒。 白善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抱着他胳膊还睡得特别香的周满,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发现出了不少汗,或

    住在驿站最不好的便是这一点,同一栋楼里只要有人起了,动静大一些就会被吵醒。

    白善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抱着他胳膊还睡得特别香的周满,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发现出了不少汗,或许她也觉得热,松开了他的胳膊,直接往后一退,双手放在脑袋边继续睡,只是眉头微皱,不太舒服的动了好几下。

    白善就伸手在床的外侧摸了摸,摸到一把蒲扇,拿起来便给她扇凉,周满眉头舒展开,又沉沉睡过去了。

    白善却没了睡意,干脆侧身躺着,一边慢悠悠的给她扇凉一边想事情,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唐鹤在外伸了一个懒腰,还念叨:“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今日又是好天气啊。”

    “老爷,这天还没亮呢,您就知道是好天气了?”

    “青州少雨,再坏能坏到哪里去?你别给我乌鸦嘴,去给我打水洗漱,一会儿我要去街上吃火烧。”

    明理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打水。

    唐鹤则挥着胳膊要下楼转一转。

    屋里,白善扭头看着周满,也不知道是因为唐鹤说话吵到了她,还是因为他说到了火烧,她眼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白善看见忍不住笑出声来,“醒了?”

    周满伸了一个懒腰,背过身去躺了一会儿,凉风从蒲扇上落在她身上,她就又转过身来看他,“我刚才迷迷糊糊似乎听到有人说火烧。”

    白善一手拿着蒲扇,一手撑着脑袋冲她乐,“唐学兄说的,怎么,你馋了?”

    周满就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道:“不是馋了,是饿了,过了一个晚上你没饿吗?”

    白善一乐,起身下床,顺便伸手将她拉了起来,“那就起身吧。”

    俩人穿好衣服出去,大吉和西饼也醒了,听到动静上来看了一眼,立即转身要去厨房打热水。

    俩人不急着洗漱,正要下楼去找唐鹤,突然一道轻响,俩人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唐鹤站在一个凸出的窗口里往下看他们,招手笑道:“上来。”

    白善瞪大了双眼,他住了这么多次青州城驿站,怎么不知道上面还有一层?“

    他转动着脑袋要找楼梯,周满已经找到,直接拉着他上去。

    到了上面才发现是个小阁楼,只是被弄成了茶室,这里是这一片最高的地方,三面都是窗,还是大窗户,推开就能看到外面的街景。

    只是现在天才蒙蒙亮,外面并没有热闹起来,许久才有一两个人走过。

    但此时三面窗都打开,风吹进来,三人都感受到了凉意。

    周满舒心的呼出一口气,“清晨真好。”

    三人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就见殷或提着袍子小心翼翼的上了台阶走上来,等站到了屋里他才呼出一口气道:“这阁楼建得还挺惊险。”

    白善问:“你恐高?”

    殷或否认,“只是对于这种无着无根的高处不适应而已。”

    唐鹤微微一笑,闻到了味道,便伸长脖子往远处看了一眼后道:“诺,我说的火烧,上次从他家的摊位上走过时我就想吃了,奈何急着出城,又刚吃完早食,所以就没吃上。”

    大家探头去看,确定好位置后就收回了视线,开始两两占据一扇窗户看向正要醒来的青州城。


 

    夜空中最闪亮的那颗星就撞进了周满的眼里,她惊叹道:“今天的太白星可真亮。”

    唐鹤也抬头看去,看到离它很远的几颗星星已经在天光下渐渐黯淡,而它还亮闪闪的悬挂在天空上,便微微一笑道:“太白星也叫启明星和晓星,不仅是清晨最亮的一颗星,有时候也是黄昏入夜时最亮的一颗星。不过今天的太白星的确更亮。”

    白善就看向周满,含笑道:“说起来,你与它还是亲戚呢。”

    不说唐鹤,连殷或都忍不住看过来,“太白星?你说的是太上老君?”

    白善颔首,周满脸色爆红,见他还要说便伸脚踢他,“不许瞎说!”

    白善便跳着躲开,哈哈大笑道:“怎么能是瞎说呢,这可是有理有据的。”

    殷或见他在屋子里蹦跳,不由抓紧了窗户,脸有点儿发白。

    屋中的其他三人都是善于观察的,立即停止了打闹,“你怕掉下去?”

    “不会掉的,虽然是伸出来的房间,但也很牢固的。”

    殷或点了点头,只是也没松开手。

    唐鹤便笑着转开话题,“是因为她是仙子转世?”

    白善惊奇,“学兄怎么知道的?”

    这个传说只在七里村周围盛传的。

    唐鹤:“你们忘了?我曾经到过七里村,还有大梨村上的道观,当时我可是听到了不少传说。”

    白善就哈哈大笑起来,和满宝道:“这可不是我说的,唐学兄早知道了的。”

    周满这才不再和他闹。

    白善道:“村里的人认为满宝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而太白是太上老君的学生,所以他们不就是亲戚吗?”

    唐鹤笑着摇头,“那你不如说满宝就是太白算了,反正都是女子……”

    他说到这里一顿,突然一脸惊悚的道:“天啊,不会是真的吧?”

    他转过头去上下打量周满,问道:“你会弹琵琶吗?民间认为太白是着黄衣,戴鸡冠,弹琵琶的女神,你也是老君座下的弟子,说不定你就是太白转世呢?”

    周满:“……唐学兄,你是没睡醒吗?”

    白善却若有所思起来,“也不无可能,太白司虚灾疾病……”

    他和唐鹤一起看向周满。

    周满忍不住后退一步,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戒备的看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殷或道:“这样的话在京城不好传,在青州这样偏僻贫穷的地方却正好,而且你不是信道吗?倒也不冲突。”

    周满满眼迷惑,“图什么呢?”

    当年她娘到处造谣她是天尊座下的童子,是因为她“治好”了她娘的病,她娘为保护她到处传的。

    但她现在已经远近闻名的太医,她用不上这个名声了呀?
 

“难怪萧兄如此混得开,套路真深啊。”

本文标签:

上一篇: bl车高速 久久亚洲精品国产精品黑人

下一篇: bl强H文巨肉高H 纯肉高H啪短文古代

相关内容